首页 剑尘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章 器重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当长阳霸的目光落在树枝间断处的那点已经干枯的血液上时,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道:“常伯,克儿没事吧。”
  
  
  
  “三少爷没事,只是刚破了点皮而已。”常伯回答道。
  
  
  
  长阳霸微微点头,脸色这才好看了点,接着把这根树枝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好几遍,而眼中的神色也越来越疑惑了,最后忍不住的开口道:“常伯,这只是一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树枝,而且尖端处也极为的平整,以翔儿的力量,用这根树枝因该不可能伤到克儿吧。”
  
  
  
  听了这话,常伯微微点头,而眼中却逐渐露出一丝精芒,道:“家主,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四少爷或许并不是一个无法修炼圣之力的废人,而看四少爷今日的表现,或许四少爷早已经修炼出圣之力了,而且至少还是第四层强度的圣之力,否则的话,四少爷也不可能打败拥有三层圣之力的丘二了。”
  
  
  
  闻言,长阳霸脸色微微一喜,而眼中也逐渐的出现一丝激动的神色,对于这个从小就天赋过人,却偏偏无法修炼的四儿子,这一直是长阳霸心中最大的遗憾。
  
  
  
  “常伯,你的意思是说翔儿不仅能修炼圣之力,而且还是一个修炼天才。”长阳霸的语气略微颤抖,充满了激动之情。七岁就达到圣之力第四层,这放在天元大陆上,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天才。毕竟正常情况下,一般都要**岁的左右年龄才能达到圣之力第四层。
  
  
  
  常伯微微点头,道:“四少爷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那过人的天赋,我是看的清清楚楚,对于四少爷,我心中一直抱着很大的期望,隐隐的感觉在不久的将来,四少爷的成就一定能超越我。”
  
  
  
  听到常伯后面的那句话,长阳霸身子忍不住的轻微一颤,眼中露出不敢相信以及狂喜的神色。
  
  
  
  常伯继续说道:“而当初在得知四少爷是一个无法修炼圣之力的废人时,我也感到非常的奇怪,总是感觉,这似乎有点不对劲,不过却始终不明白具体是哪里出的问题,直到今日,从四少爷所做出的两件事情来看,我才肯定了我之前的猜测是正确是,四少爷并非无法修炼圣之力的人,反而还是一位修炼天才。”
  
  
  
  长阳霸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平复一下自己那激动的心情,正要说什么时,突然一名家丁的跑了进来,对着长阳霸语气恭敬的说道:“家主,三少爷受伤了,三夫人请家主过去一趟。”
  
  
  
  “知道了,你退下吧。”长阳霸挥了挥手,语气平淡的说道。
  
  
  
  “是!”家丁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慢慢的退了出去。
  
  
  
  长阳霸目光看向管家常伯,淡笑道:“常伯,不如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顺便也去关心一下翔儿,这段时间的确冷落翔儿了。”说道这里,长阳霸微微一顿,语气严肃的道:“常伯,那两个欺负翔儿的厨房伙计,还麻烦你把他们赶出我长阳府,哼,两个下人,居然也欺负到我长阳霸的儿子身上来的。”
  
  
  
  常伯微微一笑,道:“家主,那两个人我已经把他们赶出府中了,尽管其中一人是大夫人玲珑介绍过来的,另一人是府中护卫队队长丘陵的弟弟,但既然敢主动欺负到四少爷的头上,那他们也没必要继续留在府中了,否则的话,我长阳府的脸面何在。”
  
  
  
  ……
  
  
  
  在一间宽大而装饰的非常豪华的房间中,被剑尘打伤的长阳克正躺在床上,脸色略微有点苍白,而在胸口上的伤口已经被细心的包扎着。
  
  
  
  而在床头上,长阳克的母亲御风燕满脸心痛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不远处,剑尘和自己的母亲碧云天,以及大姑姑玲珑,二姑姑白玉霜,二姐长阳明月都站在房间中。
  
  
  
  御风燕回过头来,一脸怒容的瞪着碧云天,语气有点阴沉的道:“四妹,你的这个宝贝儿子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居然用凶器把克儿打伤,还好我克儿福大命大,伤的并不严重,否则的话,还真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听了这话,剑尘皱了皱眉头,不服气的说道:“这可怪不得我,是三哥主动叫我去和他比武的,而且双方打斗受些轻伤是在所难免的,还有我用的也并不是凶器,只是一根树枝而已,要怪的话,那就只能怪三哥学艺不精了。”
  
  
  
  御风燕被剑尘这句话给气的脸色铁青,可偏偏剑尘的这句话又说的很有道理,让御风燕找不到话说。
  
  
  
  一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几岁的小孩子给难住了,御风燕心中就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特别是剑尘最后的那句“要怪就只能怪三哥学艺不精”这句话,让御风燕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不是挑明了说自己的儿子还不如一个无法修炼圣之力的废人吗。
  
  
  
  见御风燕居然被一名几岁的小孩子给气成这样,碧云天和剑尘的二姑姑心中都感到一阵好笑,只有大姑姑玲珑面无表情。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