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用阵法补天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百四十八章、青山剑宗,宗主夫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七百四十八章、青山剑宗,宗主夫人
  “你!”炽魅脸色涨红,秀拳紧握,气得呼吸都不由急促了几分。
  陆风轻轻拍了拍炽魅挽着自己手臂的手,以作安抚,随后冰冷的目光看向一侧视若无睹不大愿意干涉的两名魂师,一字一句道:“这就是你们玄金城的风气?任由着此般纨绔随意杀人?”
  二人沉默。
  显然,对于褚佑仁都存着一份畏惧,不敢多加干预插手。
  陆风冷哼一声,眼中紫光一闪而逝。
  灵魂震慑!
  一股强劲而又骇然的魂识猛然侵向褚佑仁的魂海,顷刻间,褚佑仁便彻底呆滞在了原地。
  陆风虽中毒在身实力受限,但灵魂层面的运转却并不受影响,而对付褚佑仁之流,实力不到五行境,灵魂强度弱的可怜的纨绔子弟,此般攻击手段显然最合适不过。
  众目睽睽之下,陆风也不便暗下杀手,但先前的刁难和放肆,却必须给褚佑仁一些教训,以示惩戒的同时彰显宗主之威。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围观众人顿时惊愕的张大了嘴,一个个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议论声此起彼伏。
  “褚家公子竟然自己扇自己耳光?”
  “褚佑仁这是哪门子不对?犯神经了?”
  “要我说,他这是坏事做多了的报应,活该!”
  “那对十分眼生的年轻人究竟是何等身份?竟能将褚佑仁吓得这般服服帖帖?”
  ……
  陆风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这耳光,是对你先前出言不逊,抢夺剑令的惩戒!”
  “去!”
  陆风一声令下,褚佑仁顿时转身,跪爬在地,朝着前方摔坏的酒壶方向爬去。
  “这是对你调戏我夫人所作的惩戒!”
  “若有下次,定不再轻饶!”
  陆风的话语中蕴含着强大的魂识波动,褚佑仁此刻虽魂识受控,但魂海之中却仍可以听得此般话语,这不由让他内心深处为之一阵惊惧。
  炽魅听得陆风口中‘调戏我夫人’一句,感受着那份蕴含其中的霸道护短之势,顿时感觉脑袋懵懵的,难以言喻的甜蜜感充盈了所有思绪,发自内心的羞涩感弥漫,面纱下的脸颊红得已似朝霞般绚烂,一颗心止不住的欣喜狂跳。
  咕噜咕噜~
  大口饮酒的声音传出。
  围观众人见褚佑仁竟跪爬饮着地上未干的酒水,不禁再次哗然惊讶。
  那两名负责登记的魂师此刻早已吓得不轻,赶忙取出玄金城内通用的身份玉牌递给陆风,战战兢兢的说道:“青山宗主,还请留下一道灵气,凭此玉便可通行城内各地。”
  陆风虽有些不满这两名魂师先前的袖手旁观,但见二者随风使舵变脸附和下,也没自降身份的去计较太多。
  有着陆风‘青山宗主’这层身份作保,炽魅已无需再谎报自己名号和身份,只需在陆风灌注灵气的狱牌旁,连带着多牵引一块即可。
  就登记而言,炽魅的身份已是挂上了‘青山剑宗,宗主夫人’等字眼。
  顺利取过两枚身份玉牌后,陆风带着炽魅继续前行,于月弥河外圈边界处,就近寻租了一条游船。
  环绕玄金城内的月弥河,两侧对岸间的距离并非固定的,有远有近。
  陆风二人所处区域,恰好是近的一处,游船划行间仅是大半炷香的时间便已抵达了对岸。
  “堂主~”临上岸之际,炽魅看着陆风脸色愈发难看,不由担忧出声:“毒发了吗?”
  陆风摇头,“方才动手牵动了一丝,无碍,还能压制得住。”
  炽魅轻嗯了一声,眉间担忧却丝毫不减,挽着陆风的手不由微微托起了几分,似在扶着对方。
  上岸后,脚步更是显得急切,恨不得立刻出现在秦家别苑处。
  “这玄金城也太大了吧!”
  炽魅揪着心牢骚抱怨,越是在意便越是心急,在询问岸边小贩得知秦家别苑具体位置还有着一个时辰的脚程后,不由开始焦躁不耐烦起来。
  好心的小贩闻言提醒了一句,“前方进城审核身份处,有着马匹租赁。”
  “多谢~”炽魅当即一喜,拉着陆风便往城内走去。
  相比第一道关卡的严格而言,内圈的审核要宽松不少,在陆风取出身份玉牌后,那两名登记的魂师当即变得毕恭毕敬起来,简单出示对照了一番青山剑令后,当即便放行入了城。
  在二人租赁马匹,沿着城内主街策马前往秦家别苑的同时,外圈处褚佑仁终是恢复了自我意识。
  满腔愤怒,额爆青筋。
  朝着四周,癫狂的乱吼了一通。
  “看什么看,还不给我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