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崩坏,我站在强度至上的第一排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十三章·「蛇蛇·误会 中 」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蛇蛇现在很尴尬。
  她原本想要以应酬为借口,悄米米地溜回自己在总部的员工宿舍,做一些爱做的事情,比如煮一碗泡面。
  可她没想到,面前这个小白脸居然也有收到了应酬的邀请。
  难道说,是因为那些充满铜臭味的混蛋中,有人好这一口?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看了眼面前的男人——
  好吧,梅比乌斯承认,从她出生至今,就没在这个世界上看到过比他更好康的。
  接近的都没几个。
  既然这样,会有人好这一口也不甚出奇。
  小老虎被举高高,小猫咪被锯睾睾,物以稀为贵。
  想到这里,蛇蛇心里一沉。
  再怎么说,Mei也是她认可的后辈。
  如果任由她的父亲沦陷在那群生荤不忌的恶魔手中,成为任人玩弄的绒布球,她心里也会有那么一丢丢过意不去。
  反正自己也要去,就稍微护着他一点,免得他出事好了。
  梅比乌斯收回端详白陌脸庞的目光,轻轻点头。
  既然白陌说要一起去,她也不可能不去了。
  难不成还能说‘我就是用这个当借口跑路,其实压根没打算去。’
  逼上梁山了属于是。
  不过仔细想想,说不定Mei的父亲早就习惯了做这种事呢。
  否则以那糟糕的厨艺,他是怎么在逐火之蛾的食堂任职的?
  总不能是依靠Mei的裙带关系吧?
  梅比乌斯摇摇头,她不认为自己认可的后辈会是那种利用自身的权力,故意提携身边人的类型。
  果然,是通过PY交易得到的职位吗?
  思索片刻后,靠谱的成年女性以敬佩中夹杂怜悯的复杂目光看了白陌一眼,看的他莫名其妙。
  “没事,待会交给我就好了。”
  白陌:总觉得她误会了什么。
  梅比乌斯没有解释自己想法的意思,她站起身,自顾自地走在前面。
  这当爹的也不容易,为了能多照顾照顾自己女儿,不惜出卖色相也要在逐火之蛾换来一件差事。
  想必每天夜里,他都会在各种各样大人物的床榻上低吟浅唱,婉转承欢吧。
  故意装出这幅性冷淡的可爱模样,大抵也是创伤后的应激反应。
  说不定也是有人好这口,喜欢看一脸不屈的美人在各式各样的調教中彻底惡墮,露出阿嘿颜。
  也不知道他的内心到底有没有屈服于强权。
  她微微一叹。
  人类这种东西,不就是因为将有限的精力沉迷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外物上,才致死都无法触及到真理的吗?
  “你流鼻血了,没问题吧?”
  “谢谢,我没事——嗯,Mei的父亲,请加油,不要输给任何人!”
  蛇蛇伸出柔滑娇嫩的小手,接过白陌递来的湿巾。
  她绝不承认,自己流鼻血是因为脑补到了某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梅比乌斯可是要抵达进化之极致的女人!绝对不会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分神!
  她下意识忽视掉了繁衍也是进化的一部分。
  应酬的地点并不在逐火之蛾的内部,而是在市区的某家高档酒店中。
  因此,两人需要驱车前往那里。
  在将Mei送回宿舍后,站在逐火之蛾出入口的梅比乌斯,状若无意地询问道:“需要我申请人接送吗?”
  好饿,好想回去吃泡面,吃红烧牛肉味的。
  早知道在实验室门口等Mei的时候就吃点东西垫肚子好了,克莱茵,我好想你!
  在这一刻,梅比乌斯的眼中浮现出助手小姐手捧热腾腾的杯面,如耶和华般神临至自己身边,而自己伸出手迎接她的「创造亚当」。
  但众所周知,「创造亚当」是一副静止画,神与人是永远无法接触的。
  克莱茵温柔的注视着你,不再言语。
  “不需要,跟我来就好,我开车带你去。”
  白陌转身,向一旁的地下车库走去。
  “从这里到市区可不近。”
  蛇蛇的言外之意,就是从这里到那边的油费不便宜,以你如今出卖身体换来的工资,咱们能省一点是一点。
  在推测出白陌入职的「真相」后,梅比乌斯的笑容真诚了不少。
  对她而言,父亲,是一个极其特殊的词汇。
  看到为了Mei不惜付出如此之大代价的白陌,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不知不觉间有些松动。
  但也仅仅只是有一丁点,没有指间宇宙的那种。
  “没关系。”
  感知能力极强的白陌立刻察觉到蛇蛇语气的变化。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口吻也变得不像之前那样生硬。
  “随你。”
  梅比乌斯耸耸肩,跟在他的身后。
  人家既然愿意逞强,那自己也用不着热脸贴他冷屁股。
  贱不贱啊?
  进入地下车库的两人七拐八拐,来到一辆涂满黑漆的cece面前。
  梅比乌斯记得这款车,因为这车在她还未离家出走的九岁时,就在穆大陆投入生产了。
  从这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车型与黯淡无光的车身来看,这显然是一辆二十年以上的老古董。
  梅比乌斯不是那种看车识人的Lowbattery,在她的眼中,代步工具再贵,那也只是代步工具。
  再快,能有超音速战斗机的速度快?
  就算真有,你敢全马力在马路上开?
  与其花那个冤枉钱买这种智商税,还不如拿来作为研究经费。
  说不定就差这么点小钱钱,实验成果就会发生质的改变呢。
  所以,蛇蛇一脸淡定地伸出小手,扣在副驾驶位的车门把手处。
  一拉,嘿呀!没拉开。
  再拉,嘿呀!还没拉开。
  又拉,特喵的还是没拉开。
  唉我特么!
  这下她蚌埠住了。
  难不成开这车的车门,还需要有什么特殊的小技巧?
  比如手指需要以九淺一深,九深一浅的形式来触动门扣?
  “喂!”
  她抬起头刚想询问一下,就看到坐在驾驶位上的白陌一脸诧异地盯着她:
  “你开别人车的车门干什么?”
  “?”
  蛇蛇檀口张开,其中柔嫩丝滑的小舌清晰可见。
  在融合战士手术之前,梅比乌斯的舌头尖端还未分叉。
  当然,之后也没有。
  但谁也不知道,成为融合战士后的她,到底能不能控制舌尖分叉。
  如果能的话,()时,()一定会()的吧。
  “你开的那个是别人车的车门。”
  白陌从车里走出来,走到自己车的副驾驶位拉开车门,动作一点也不绅士。
  梅比乌斯呆呆地坐了进去,葛优瘫,整个人像是失了魂。
  蛇蛇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认识两人座下的这玩意。
  正如前面所说,梅比乌斯向来瞧不上有人将代步的东西炒到天价。
  在她看来,买这东西的人就是在交智商税。
  但这并不妨碍记性超棒的蛇蛇,记下这些傻逼玩意的价格到底有多特喵离谱。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