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末唐挽歌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十七章 师从长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活阎王说完便自顾自的看着医书,黑袍女站在一旁良久却不知所措,片刻后黑袍女衣袖一挥转身离去。
  活阎王不肯告诉她,定然有什么顾虑,那王义梅与天地掌门又有什么关系?为何活阎王不肯说出?天地掌门有何事情瞒着自己?
  有一堆疑问在长宁心里,但是她却没有一点头绪,天地掌门她是知道的,若是不想让她知道,就算她如何去问也不会告诉她,活阎王她亦不愿去强迫他说出来,思来想去,只有两个办法,要么直接去问义梅,要么送宋芊母子入手。
  但是想到义梅的模样,她又害怕问不出口,那就只好从宋芊母子入手了。
  而后几天,长宁每日必带些糕点来宋芊这边小坐,陪林珊玩耍,相处半月有余,这日长宁来时,林姗拿着木棍正在院中练着风林剑法。
  见是长宁过来,宋芊拉长宁坐下,看着林姗正在练剑,“林夫人,姗儿这剑法倒是有模有样了。”
  “倒是让长宁师傅笑话了,姗儿不过是跟义梅学了几招而已。”这半月来,长宁虽每日必来小坐闲聊,但宋芊对长宁还是有些警惕。
  “你那义梅孩儿本就是我徒弟,我看姗儿也算有些天赋,如是可以,我收姗儿为徒可好?”长宁说着话,唤了姗儿一声,又向姗儿招招手,“姗儿,快到我这边来。”
  林姗见长宁喊她,便收了招式走到长宁这边。
  宋芊此时也还在思索,她其实不愿让林姗拜这长宁为师的,在她眼中,这本就是无事献殷勤,长宁对义梅如此感兴趣的背后又有些什么,她并不知道,但是义梅在她心里,真如亲生孩儿一般,所以对长宁她不得不防。
  林姗若是拜了长宁,日后难免会与林姗独处,姗儿年幼无知,若是问到一些与义梅不利的话,姗儿必难应对。
  “姗儿啊,你义梅哥哥是我弟子,你愿不愿意也做我的弟子啊?”长宁笑盈盈的问到。
  “我......”姗儿不知如何作答,两眼看向宋芊。
  眼下寄人篱下,这长宁是何用意尚不得知,只得先应下,待长宁走了,再教姗儿以后小心回话。
  想到这里,宋芊看着姗儿说到,“姗儿,你尽管说你想是不想就好。”
  “拜见师父。”林姗向长宁跪拜道。
  “快快起来。”长宁将林姗扶起,长宁从衣袖中掏出一个香囊,缎面金纹,中间镶着一块碧玉,刻的是一个“姗”字。
  长宁将香囊挂在林姗腰间,“师父来的匆忙,只有这个香囊送你了。”
  宋芊看的明白,这哪里来的匆忙,已是有备而来,“姗儿,还不谢谢师父。”
  林姗又跪拜道,“谢谢师父。”
  “乖。”长宁将林姗扶起,亲昵的摸了摸姗儿,“既然姗儿已经拜我为师,明日起我便要带着姗儿从五味轩开始修习,林夫人若是在这院中待的无聊,亦可一同前去,我与门中弟子都吩咐过了,若是觉得闷,也可去西京街上逛逛解个乏,她们会带你上街,用度不必夫人操心。”
  “那倒是有劳长宁师傅了。”
  “夫人客气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也好为姗儿准备准备。”长宁说着话便起身往外走去。
  “长宁师傅慢走。”宋芊拍了拍林姗,“姗儿,去送送师傅。”
  “嗯。”林姗牵着长宁一同走了出去,不多时就听到林姗在外面说到“师傅慢走”,林姗这就回来了。
  “娘亲,我真的要跟师父一起学武吗?”林姗回到屋中问宋芊。
  “好孩子,我们和你义梅哥哥现在都寄人篱下,她下个收你,你一定要乖乖听话,你师父对你哥哥也不甚了解,她若是平日问起你什么关于你义梅哥哥的事,你就说不知道,你记下了吗?”
  “嗯,孩儿记下了。”林姗点点头。
  荒漠之上,义梅经过半月多的调养,已然可以下地行走,只是脸色还是有些煞白。
  躺在床上半月,义梅想去外面晒晒,遂宁怕他受了风,死活不允,终究还是磨不过义梅,让义梅出去了。
  两人背着风靠在草垛后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这时远处传来马蹄声。
  “今日剑前辈回来的这般早吗?”
  二人齐齐望去,看装束却不是,待那人来着营地,二人迎了上去,来人下了马,取下面巾遮帽,这才看清,来人正是剑十八。
  “十八兄,别来无恙啊。”看到来人是剑十八,义梅当先说到,义梅抱拳行礼,抬手肩上吃痛,又无奈放下。
  “见过长公主殿下。”剑十八先行给遂宁行了礼,见义梅吃痛,剑十八赶紧上前握住义梅双手,“这位想必就是王义兄弟吧,大会之时想与王兄过招,王兄竟推辞了,我听师父来信说了,王兄弟当真好武功,一人竟斩了慕容家三十六骑两人,现在能出来走动,想来伤势已然快好了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