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姜不苦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二六章 北上南下 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蓝星与九州世界联动的、从根子上、从最基本的观念上完成对自我的重新调试修正,这是发生在所有炎夏人身边的事情,但要看到这种变动产生的实效红利,需要很长的时间。
  
  发生在九州世界的争锋并不会因此而停止,甚至,随着那些强行挤入的小世界在九州世界真正站稳脚跟,在“新九州”中真正获得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战事的规模从最初只是元神境以上强者的互殴变成了更整体的碰撞。
  
  除了元神境以上强者外,大量中高阶修行者也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开始尽力输出,竭尽所能的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他们从九州各地出发,或北上,或南下。
  
  一支浩荡的船队从九州腹地出发,一路破空而行。
  
  沿路经过了万千奇景,葱茏翠绿,崇山雾霭,大河奔流,无垠戈壁,漫漫黄沙……
  
  林墨从最初的兴奋贪婪,怎么看怎么不够到现在完全不为所动,很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一丝不苟的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这种变化,总共也就只用了十天而已。
  
  他今年二十二岁,乃是九州世界第一批新生儿中的一员。
  
  在同龄人中,他的修为不好不坏,现在三劫金丹境的他乃是这支船队中一艘主力飞船的随船医生。
  
  在踏上这艘飞船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选择灵植方向的他就业方向会是这个。
  
  之所以选择灵植方向,他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因为九州道宫一直都在大肆宣传“九州危机论”,不管其他人信不信,他自己是深信不疑的。
  
  在正式踏入修行门槛,选择专业领域的时候,他就对自己做了一番很深的剖析,他觉得,就天赋而言,放在蓝星世界或许是同龄者中的佼佼者,可因为九州世界施行的优生优育政策,自己在九州世界的同龄人中只能算是中等天赋,距离最头部的那些更是差距明显,真要挑一个优点的话,他觉得,自知之明或许勉强算一个。
  
  【我的天赋并不算太好,我虽然也愿为炎夏、为九州奋斗一生,但我也很怕死,更怕痛,与其在前线、在血与火的杀戮中为炎夏、为九州而战,我更愿意在安稳的后方努力的工作,哪怕做个不领工资为爱发电的零零七也甘愿。
  
  最重要的事情说两遍,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若把人生看做一场游戏,相比于热血战斗流,他是忠实的种田生活流玩家。
  
  若是可以,他情愿流一升汗,也不想流一滴血。
  
  基于这种清醒的自知,再加上他本身的天赋方向,他选择做一个修行界的农民,开垦维护灵田,培育灵植灵药,把范围缩小,只在灵植师领域的话,他也算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了。
  
  他甚至数次作为灵植师中的优秀代表接受九州道宫的嘉奖——因为修行界中一直以来存在的鄙视链,天赋越好的人越会选择更偏向于战斗侧的方向,越偏向纯生活流的修行模式,修行者的平均天赋就越低,在这条鄙视链中,“农民”(灵植师)很稳定的始终处在最底层,按照九州道宫多次公开的文章中的说法,这是一种不健康的风气,需要遏制,因为这种需要,他数次当选为优秀青年代表。
  
  看着这些挂满半面墙壁的嘉奖令,他心中的想法却是,稳了,我这样的典型,只要我下定决心,没谁能强行把我从土地上拽走!
  
  正想着未来的种田大业从哪里开始起步的他,直接从学校试验灵田中被带走,被任命为一艘随船医生,任他如何解释,全都没有一点用出。
  
  当飞船腾空,看着下面大片大片的灵田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小,他简直欲哭无泪。
  
  “我都不知道随船医生到底要干嘛!”
  
  他都不知道多少次说出这话,却丝毫没有改变被人从灵田中强行拽走的悲剧命运。
  
  现在,经过十天的船上生活,善于在一切逆境中寻找让自己最舒服姿态的他也已经接受了现实。
  
  至于随船医生到底干嘛,在被人带着完整走了一遍以后,他也真心觉得——这真是一点不难,甚至比学校学习的内容更加简单轻松。
  
  把脚下飞船当成一株特殊灵植,自己的工作便是使其内部生机灵气的运转通畅无碍,有大量符文阵法,遍布全船的智能管理系统配合,连需要他亲自动手的机会都不多,只需要把个脉,开个方即可,连抓药煎药都有别人代劳。
  
  简直轻松得有些过分,完全没有一点即将抵达前线的焦灼感。
  
  此刻,他正在对飞船做着日常检查和维护,这也是每天定时打卡上班的时间,按照船队管理条理,哪怕飞船一切正常,每天都要对全船状况做一次全面体检,一方面是为了尽可能排除一切有可能存在的隐患,另一方面,也是用制度的方式确保随船医生与飞船之间的“亲密度”,避免飞船真出状况时随船医生对飞船当下情况根本不了解。
  
  这时浩大的飞船队伍正行驶在茫茫群山之上。
  
  下方,是连绵起伏,仿佛无边无际的群山,上半皆是白皑皑的积雪,下部分则显得黛黑深邃,透着一种荒古的气息。
  
  认真做完维护后,他奇怪的发现,整艘船队的速度下降了很多,从之前的狂飙突进变成缓缓而行,他甚至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情绪弥漫在整个船队中。
  
  这就像是极速行进的大军在经过一处古名将的埋骨地之时,大家都会默契的勒马缓行一样,气氛自然就变得肃穆起来。
  
  “这是哪里?”
  
  心中怀着这样的疑问,他本人却已通过飞船内的传送阵法进入了位于船队最中央,也是最大的旗舰飞船之内。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