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七章 成交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明月楼外,卫茂和朱亭拱手告别,领着陆北乘上了马车。
  陆北站在卫茂身后,笑呵呵朝朱奎挤眉弄眼,不断撩拨对方的火气。
  一亿经验,不能就这么算了,高低得把血整吐出来。
  朱奎气得脸都黑了,奈何大伯朱亭就在身侧,只得低头看脚,在心里对陆北拳脚相加。
  在精神世界,陆北不仅被他打死,还反复鞭尸了上百次。
  临走前,陆北还想补上最后一刀,余光瞥到朱亭和善笑意,果断收手,乖乖跟着卫茂离去。
  这太守笑容和蔼可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是怂,而是他作为好人,理应和坏人划清界限,等等级上去,好坏界限模糊了,才好和坏人掰扯掰扯。
  马车上,卫茂一言不发,静静盯着陆北。
  陆北没事人一样和其对视,片刻后吹着口哨移开视线,撩开窗帘朝街道两边看去。
  晚了一步,云水楼擦身而过,仅有些许脂粉味飘进车厢。
  “我和太守大人独处的时候,奎少爷给了你不少好处,对吧?”
  “没有,他拿钱羞辱我,我很生气,当场拒绝了他。”
  “拿了多少?”
  “五千两银票。”
  “我要一万。”
  “成交。”
  另一边,在卫茂的马车离去后,朱亭笑容更加和善,领着颤巍巍的朱奎朝太守府走去。
  今晚酒桌气氛融洽,宾主尽欢,他有些吃撑了,所以不打算乘车,该走小路回家。
  那种到了晚上就没什么人的小路。
  一想到酒桌上的乌龙事件,朱亭便一阵颜面无光,这波自取其辱+送钱+倒贴人情简直是他整个人生的污点,卫茂没有在酒桌上笑出声,就是极有涵养的表现了。
  这不找个小路散散心,估计今晚睡着了都能气醒。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别去找那小子的麻烦,这件事已经了了。”
  “大伯,我在想另一件事,咱们能走大路吗,亮堂些,免得您摔着了。”朱奎愁眉苦脸看着前方黑漆漆的小路,深邃黝黑如同巨兽之口,下一秒就会将他吞噬殆尽。
  “呵呵。”
  ……
  第二天,陆北没去军营,找来一架马车直奔丹房。
  不,新手区经验房。
  卫茂没有阻止,也没再提将陆北带在身边严加看管,经过明月楼一事,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家夫人和那位白师姐的想法纯属多虑。
  陆北不会学坏,他已经很坏了。
  陆北的到来让林博海异常差异,朱奎在昨天给丹房的炼丹师们喂了颗定心丸,言明一切搞定,原材料也会换成正常标准,没人会继续追究此事。
  那么问题来了,一切搞定,搜集证据的探子怎么还没走?
  林博海想不通,也不敢问,继续装傻当做无事发生,在陆北的招呼下,陆陆续续往摸鱼炼丹室搬了四个炼丹炉。
  五个炉子同时开炼,经验刷的飞起。
  这一刷便是七天时间,过几日,朱颜就该从娘家回来,陆北想问问她关于凌霄剑宗的情况。
  这都快一个半月了,白锦音讯全无,他能否去凌霄剑宗深造,能否学习更高深的刷经验技巧,统统一点消息没有。
  就很墨迹。
  若是掌门点头,放下当年被小师弟痛扁一顿,外加自家夫人和小师弟关系不清不楚的心结,他便收拾铺盖,先回一趟三清峰,再直奔位于岳州的凌霄剑宗。
  若是掌门放不下,他继续刷经验,等羽化门修葺竣工,回老家自己做掌门。
  说实话,他还惦记着三清峰上那窝小狐狸呢!
  这么长时间没喂馒头,不知道瘦了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