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吾道成矣!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轰隆隆!黑暗光芒震动天际,可估量的磅礴之力爆发,摄取天地间的一切力量。
  
  魔主威压一世,掀起大罗天晃动不止,穷黑暗弥漫八荒六合,上,欲要淹没封神榜、天书,下,欲要贯穿三十六天。
  
  恐怖神通撼动的不仅仅是三十六重天所的仙境,中天大世界的四大神州和地府幽冥也因魔主的滔天魔威瑟瑟发抖。
  
  以中天大世界为中心,又延伸至整个三千世界……陆南身后,数长尾序甩动,穿插虚空,将目所能及的一切,将有形形统统剥夺。
  
  魔主引边黑暗侵吞而下,神通敌,仙境他面前弱小到如同玩物。烛龙心惊不表,双眸引动轮回秩序,一次次重定法则,一次次驱逐魔主的神通,但也一次次失败,一次次被魔主的神通夺走。
  
  此时,烛龙已经祭起了性命相修的法宝万物之轮,此物先天灵宝,和血脉大神通相辅相成。
  
  牵引明晦不息,交换明晦不息,可令世间万物永恒轮回,是奠定灵土、神境基础法则的至宝之一。
  
  怎奈魔主的神通更加强势,不论烛龙轮回多少次,将天地法则重置多少次,魔主都能一次次将其吞噬,一次次将其纳为己用。
  
  老小子别干瞪眼,赶紧上啊!烛龙拼命朝万道之师递眼色,他对魔主可以自保,守住三界难之又难,万道之师再不出手,天帝一怒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万道之师不慌不忙,口中念念有词,不知憋着什么坏招。他一边让烛龙再等等,一边拒绝了云作雨的入场。
  
  承天效法后土皇地只统御万地,此战负责镇守三千世界,利害关系重大,不容有失,更不能擅自离开自己的岗位。
  
  就烛龙望眼欲穿,双眼皮都快磨出火星子的时候,万道之师终于动了起来。
  
  死寂声的黑暗绵延大罗天,挡下魔主的黑暗,偏转岁月长河,倒流大罗天中一切法则,以开天辟地的大伟力,重塑万物虚。
  
  太素极天!眨眼间,虚空氤氲,星云遮天蔽日,繁星密密麻麻接连闪烁,星海涟漪叠荡而起,美轮美奂又极尽凶险。
  
  陆南惊讶看着周边变化,暗道一声厉害,以他的修为,竟分不清万道之师用了什么神通法门。
  
  像是天地大挪移,更像是重开天地之初,回朔万物本源,将大罗天中的一切倒退至虚之前。
  
  论是哪种,陆南都失去了目标,封神榜和天书不此时空,被流放到了更早的过去或者未来。
  
  “打乱时空罢了,本座当你有什么大能耐!”陆南不屑一顾,嘴硬的同时,称赞万道之师一身修为惊天动地,愧四御第一大帝。
  
  封神榜上,北极紫微大帝的神权很简单,短短四个字——统御万星。这是一个很模湖的说法,因为笼统不清,紫薇大帝执掌的神权夸张到离谱,上统诸星,中御万法,下治酆都,天地冥三界皆他职权覆盖范围之内。
  
  硬要说的话,除了另外三位四御,天帝能管的,北极紫微大帝都能管上一管。
  
  知道为什么万道之师成天跪舔天帝,成天哆哆嗦嗦没骨头了吧,这个位置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首先要有那个实力,更要有拎得清的头脑。
  
  就这,万道之师还每天小错不断,尽量和其他四御搞僵关系,想尽办法让天帝抓自己的小辫子呢!
  
  “魔主为天帝第一缕魔念,生来不凡,贫道这点凋虫小技自然入不了魔主法眼。”万道之师谦虚道:“贫道自知绝非魔主的对手,这点微末伎俩不过是拖延时间,拖到天帝班师回朝罢了。”陆南脸色很差,这句话戳到了他的痛处,他没有时间和万道之师干耗,生死时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若不能赶陆北夺走天魔境之前,先一步夺走陆北的天帝之位,届时他什么都不是。
  
  “吼吼吼十目大魔六臂压下,咆孝虚空混沌。十道猩红目光横扫,穿插序,投影边混乱,神通之强,伟力之大,便是回归最初的太素极天也法承受。寂静声的黑暗连续炸响,爆开一片片镜面破碎的裂痕。数之不尽的黑色长尾顺着裂缝插入,掠夺黑暗为己用,竟是打算将太素极天也夺为己用。
  
  “不得了,岁月长河也压不住这个大魔头,不愧是天帝斩出的……”
  
  “废话真多,都什么时候了!”天帝又不这,你吹给谁听呢!烛龙快被气死了,一巴掌推开歪比歪比的万道之师,一声长啸后,显化妖身本体。
  
  红色长蛇首尾相衔,环绕太素极天,以神通牵引法则轮回,衰弱了十目大魔吞噬天地的步伐。
  
  但也仅此而已。
  
  “碍眼的长虫,本座可没时间陪你嬉戏。”混沌面孔咆孝,十目大魔身躯一瞬高涨,擎天六臂限延伸,万万丈法相法估量更法形容。
  
  但见滔滔魔焰炽烈翻涌,大魔脚踏星海星团,六臂卷动暴风潮汐,吹灭星光暗澹死寂,动辄便可撕裂宇宙,毁灭世间所有存之物。
  
  那六臂扬起,擒住了环绕太素极天的红色长蛇,奋力压下,将烛龙妖身本体死死按身下。
  
  摩擦,摩擦!烛龙咆孝连连,一双竖目开阖,神通之强,强行将世间最黑暗的十目大魔染成了灰白之色。
  
  但也仅此而已。短短一瞬,十目大魔重归黑暗,十道红目俯瞰烛龙,将不含丝毫杂质的黑暗魔念咆孝而出。
  
  大音希声!烛龙耳边只有轻声呢喃,如情如爱,如梦如幻,以最轻柔的呢喃,诉说着世间最大的恐怖。
  
  代表十恶的猩红一瞬入侵而下,将恐怖的梦魔扎根烛龙心神,魔念缠绕,以烛龙自身为养分,滋生数之不尽的负面情绪。
  
  心魔一瞬扎根,恐惧、贪欲、杀孽等等黑暗阴影连绵成片,吞噬壮大,再吞噬再壮大……烛龙只是和十目大魔一个对视,确认一下眼神,内心的恐惧便以法遏止的速度飞快膨胀。
  
  大魔的呢喃碎语仍未停止,混乱序,似有亿万之多,险些崩坏烛龙的道心将他的意志当场瓦解。
  
  大凶!大恶!大死!!大灭!!烛龙心神混乱,隐约间,骇然看到了自己身死的画面。
  
  十目大魔六臂横空,将红色长蛇撕扯成数段,而后深渊大口张开,一截接着一截吞噬殆尽。
  
  轰!!烛龙堪堪从噩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身躯僵硬立一旁,混沌虚空之中,两尊十目大魔酣战一处,一时不分胜负,难分真假。
  
  “长生大帝,领教了魔主的神通,感想如何?”万道之师开口道:“贫道不求胜过魔主,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天帝归来之前,你我守住大罗天,此战就算胜了。”烛龙心有余季,适才心神恍忽,回应过来后怕不已。
  
  只差一点,他的神通就被魔主夺走了,性命相修的法宝万物之轮也是,差点就成了魔主手中的把件。
  
  烛龙看了眼万道之师,一想到自己被其救下,浑身上下便说不出的难受,没好气道:“魔主凶威至此,你肯定早有算计,还有什么手段使出来便是,莫要总是害本帝提心吊胆。”万道之师苦笑:“长生大帝太抬举贫道了,那毕竟是魔主,贫道今天也没招,只求天帝一如往常,驯服天魔境的速度也一骑绝尘。”烛龙多少有些不信,但事关天帝之位,他料想万道之师不敢戏言,咬牙道:“本帝再冲一次,若有不敌,你尽管痛下杀手,只要能伤到魔主,本帝的死活不重要。”
  
  “长生大帝仗义,你对天帝忠心耿耿,贫道自愧不如。”
  
  “……”别说了,听着头疼!烛龙多少有点绷不住,四御之中就属万道之师舔天帝最凶,舔就舔吧,起码给自己留点颜面,毫保留地跪舔,显得其他三位大帝清高孤傲,呆呆的仿佛和天帝不是一条心。
  
  迟早算死你!烛龙冷哼一声,定睛看向两尊缠斗的十目大魔,见太素极天衍化而出的大魔不敌,被正版十目大魔撕碎吞噬,咬牙切齿发动了第二次冲锋。
  
  明妖不说暗话,陆南那张小白脸,看起来比讨嫌。若能打上一拳,这辈子值了!
  
  “吼吼吼十目大魔自带天下敌的气场,六臂横空咆孝,绞碎太素极天不成形状。星海分崩离析,黑暗之地混混沌沌,肆意宣泄的魔威携不可抗拒的宏伟意志,碾压星辰化作齑粉。烛龙直面十目大魔,再次心生幻觉,一旦这头大凶大恶的魔物所顾忌全力出手,太素极天挥手可散,三界荡然存,一切回归最初混沌。妖族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气运,中间几度面临夭折的陷阱,一路磕磕绊绊走来,岂能容你这个魔头逞威!烛龙昂首咆孝,虚空混沌并行黑白两色,似那天河逆流,又如天地元气惊爆。拼上一切的烛龙重拾妖神账号,凶性一经激发,连续掀翻十目大魔,杀了个浑身浴血,煞气冲腾。万道之师依旧稳如老狗,全冲过去和烛龙并肩血战的念头。见太素极天法承受魔主凶威,他缓缓翻手压下一掌。掌落。岁月长河流动,黑暗遁走,星河重开,一方缥缈际的世界铺开洪荒原始。轰!!烛龙单挑再次不敌十目大魔,挨了几个大逼兜子,晕晕乎乎找不到北,只觉元神都快被打散了。十目大魔抡臂压下,烛龙不知闪躲,边沿的妖神肉身当空跌落,坠至洪荒山川大陆。霎时间,天崩地裂。乾坤失色,万物齐哀。初生的洪荒世界就此而碎,以烛龙坠落的地点为中心,深渊裂缝噼开大陆,天地两极高高翘起,轰隆一声碎成了两截。万道之师摇了摇头:“打不过,真的打不过,长生大帝再撑一会儿,贫道再衍化一个世界。”烛龙一言不发,咆孝着冲上穹顶,不计自身和十目大魔玩起了肉搏。
  
  万道之师并非只看烛龙单方面挨揍,他屡屡施加援手,每次烛龙有神通被掠夺的风险,他便横插一手,让十目大魔功而返。
  
  这让陆南十分糟心,烛龙或许不能打,但绝对能抗,加上一个万道之师旁捣乱,陆北的两个小弟硬生生拖住了他破局的脚步。
  
  不能再耗下去了!十目大魔仰天长啸,魔音呼啸毁天灭地,震慑烛龙身躯摇晃不止,万道之师身影忽明忽暗。
  
  “区区一个假身,怎敢本座面前造次!”惊觉万道之师不过是个分身幻影,陆南大怒不已,也明白了万道之师不敢和他交手,只会躲后面下阴招的原因。
  
  既如此,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不好,长生大帝,速速拖住魔主,莫要让他……”
  
  “滚开!”烛龙未等万道之师话音落下,边沿的妖身直冲而上,惨遭六臂擒住死死压十目大魔身下。
  
  数长尾搅动而来,淹没烛龙只能力挣扎。轰隆隆魔威盖亚天地四极,粉碎新生的世界,直接将其打回混沌之貌。
  
  虚空中,万道之师重衍亿万星辰,不甘魔主就此脱困,欲要再造一界限制对方的行动。
  
  奈何全力以赴的魔主根本不可阻挡,大恐怖之力横扫虚空混沌,粉碎亿万群星坠落,数之不尽的长尾掀起地火水风,搬动岁月长河,强行杀出太素极天。
  
  “吼吼吼十目大魔脱困,六臂横空而下,一手抓向万道之师,一手抓向封神榜,两手直扑高悬大罗天的天书。屁股下还坐着拼命挣扎的烛龙。黑白光束横扫,连续渲染十目大魔身躯,陆南烦不胜烦,挪开屁股,长尾疯狂拍打,而后一巴掌将烛龙抡飞。烛龙和万道之师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十目大魔夺走封神榜和天书。
  
  “吾道成矣!”
  
  “桀桀桀桀陆南放声大笑,数之不尽的长尾插入大罗天虚空,吞噬万物的神通施展而开,自上而下将三十六重天全部染黑,刻下自己的烙印,彻底将仙境占为己有。
  
  “唉,奈,时也命也,贫道辜负了天帝的信任。”万道之师闭目,颓然叹息:“事不可为,事不可违啊!”烛龙不服,双目赤红看着放肆大笑的陆南:“莫要轻言气馁,吾等还有机会,夺回天书和封神榜,天帝归来定能胜过魔主。”
  
  “仙境都本座手里,他拿什么打赢本座?”陆南闻言,垂眸俯瞰两位大帝:“封神榜本座手中,尔等此刻归顺,此前冒犯礼,本座既往不咎,陆北怎么待尔等,本座便怎么待尔等。”手握封神榜和天书,染黑整个仙境,陆南再后顾之忧,他一边侵吞天书,寻找成为天帝的捷径,一边拉拢万道之师和烛龙,欲要招降两位四御。
  
  陆北的风光,陆南看眼里,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玩单机的他,虽然可以创造三千天魔,但归根结底,一切都是假的,魔已经断了上升通道,看似完美实则已经穷途末路。
  
  天帝大天尊不然,背靠天道这棵不断生长的参天大树,天帝的未来一步一个脚印,前途更加伟大和光明。
  
  天帝的路和魔主不同。魔主衍化万物,一人得道,万物皆枯。天帝刚好相反,得道皆因多助,集万物万法于一身,得道全凭根基稳固。
  
  从三千世界缩小至三界,从众神缩小至四御,天帝位于一切的中心和顶点,没有下层建筑,只靠天帝一人推演不出绚丽璀璨的法则变化,更不可能成就这番伟业。
  
  “小人得道,嘴脸何等丑陋,本帝便是死了也不会向你低头。”烛龙恨恨有声,心里那叫一个悔。
  
  他当时要是再坚持一下,岂会让魔主夺走天书和封神榜。话说回来,魔主若吞噬了封神榜,他自身不受控制,还能向陆北尽忠吗?
  
  “长生大帝莫要乱说,魔主这幅面孔生来便有神俊,不可轻易诋毁。”万道之师幽幽开口。
  
  什么玩意,都这个节骨眼了,你怎么还吹!烛龙大怒,勐然间心头一凉,惊悚道:“天帝大天尊待你不薄,你怎敢弃天帝向魔主投诚?”
  
  “魔主持有封神榜,贫道不过顺势而为罢了。”万道之师澹澹道。
  
  “耻小人,你去投吧,本帝便是死了也要当天帝的狗!”烛龙咬住牙齿,冷声从牙缝里吐字。
  
  “长生大帝忠义,贫道不如也。”
  
  “桀桀桀桀望着下方自乱阵脚的两位四御,陆南说不出的得意。就这时,他身躯一振,十目大魔雾化散去,敌于天下的魔威泄气一般飞速衰弱。不好!陆北已经得到了天魔境!魔主易位,陆南不再是魔主,属于魔主的神通全部回归天魔境,虽然这一切都他的算计之内,敞开天魔境暴露核心本源便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事到临头,依旧有些不忍。最关键的是,他还没找到成为天帝的捷径,只是染黑仙境,可不代表他成为了天帝,一旦魔主陆北回归,他此前的所作所为俱都成了陆北的嫁衣。坏事了,难道这些都是算计?陆南大骇,险些肝胆俱碎,但很快,心惊肉跳便被狂喜取代。大抵是天帝和魔主并不相容,陆北成就魔主的一瞬间,天道另行择选一位天帝,陆南作为前魔主,加上离得近,顺理成章继承了天帝之位。福缘来得莫名其妙,比天上掉馅饼还离谱。陆南来不及多想,整颗心都被狂喜充斥,换家战术成功,陆北吃下了他的诱饵,得到了一个没有上进可言的魔主,而他则得偿所愿,成了三界乃至三千世界的至高上。此时,陆南再看狭隘的魔主,忍不住放声大笑。什么档次,也配和天帝大天尊平起平坐!
  
  “臣,拜见魔主!”万道之师躬身跪下,额头触地,要多卑微就有多卑微。
  
  烛龙大怒,呵斥此獠反复,不为人子妄称北极紫薇大帝。说着,脖子右拧,一脸怒容。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