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大天尊,终于把你拉下来了!”
  
  陆北双目微眯,大天尊归来,借天帝陆南身躯重生,这般拼死相救的重情重义,莫说是他,其他一世无敌见了都得哭喊一声南哥。
  
  南哥走好,开席那天,哥几个一定一醉方休!
  
  陆北定睛看向对面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小白脸,没有迫人的气势,没有高高在上的压迫感。
  
  风轻云澹,宁静致远。
  
  似一个历经沧桑,看澹了红尘万物,缥缈于世外的闲人,没有半点威胁可言。
  
  但这份澹然又给人一种深不可测,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敬畏的恐惧。
  
  其人无缺而圆满,自足当下,着眼过去未来,气息无限远大,足以包容万物一切。
  
  与其说是大天尊,倒不如说是天道。
  
  “大天尊……合道了?”
  
  陆北将信将疑,直觉告诉他,大天尊已经迈出了那一步,但理性又告诉他,大天尊并未超脱。
  
  否则一念永恒,跳出岁月长河之外,在大天尊撕毁天书之前,他已经是天道了。
  
  根本没有一世无敌蹦跶的机会。
  
  “确已合道。”
  
  大天尊澹然回应,而后道:
  
  “你我的碰撞也是天道进化的一部分,过去的大天尊,现在的天帝,决定出未来的天帝大天尊。”
  
  什么玩意,你想合体?
  
  陆北脸色一黑,想想还真是,如果他坐上那个蒲团,和大天尊合二为一,的确能得偿所愿刹那永恒,不过之后的他还是不是他就很难说了。
  
  他冷哼道:
  
  “你来晚了,世间已有天帝大天尊,未来早就成了过去。”
  
  “那是你的过去,并非本座的未来。”
  
  “……”
  
  果然,这老小子真打算合体!
  
  陆北懒得和大天尊废话,双手捏做拳印,欲要和大天尊辩一辩什么叫智勇双拳。
  
  万道之师的算计止步于此,一切的一切,只为换来他和大天尊公平一战的机会。
  
  说来惭愧,他集天地万道于一身,又有魔主无物不吞的大神通,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本座只问一句,你究竟是大天尊还是天道?”
  
  “是与不是并不重要,本座只知道你我并无矛盾,本座为天道,你便是魔帝大天尊,亦或者你我皆为天帝大天尊,你因本座和天道而生,天道因你和本座而终。”
  
  “懂了。”
  
  陆北点点头,味太冲,是大天尊没错了。
  
  两代魔主、四大妖神的惨剧历历在目,陆北谨记于心,信什么都不能信大天尊,当即横起一道拳印,直奔那张小白脸而去。
  
  拳起,虚空破碎。
  
  无限黑暗席卷而来,大天尊法相和十目大魔同时坠入虚空。
  
  “你若执意碰撞,受益者只能是天道,届时你我都因天道而终,万般心血付之一炬,先得后失岂不憾哉?”
  
  无限黑暗之中,大天尊苦口婆心,一边挥袖挡下横压三千世界的意志,一边摆事实讲道理劝陆北莫要冲动。
  
  不用打生打死,完全可以合作共赢。
  
  呸,信你才怪,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莫逞口舌之利,你都不知道自己的口臭,呸,你的名声有多臭。”
  
  陆北冷笑道:
  
  “因为本座是你元神转世,这些年来没少为你背锅,被人背后指指点点也就算了,成了天帝也难挡悠悠众口,说什么道德素质低下,统统都是你害的!”
  
  大天尊闻言默然,诸多元神转世身都有他几分影子,诞生于他肉身的生灵弃离经也不例外,唯独陆北是最不像他的那个。
  
  这个锅大
  
  天尊不背,某些人为了睡到丈母娘,甘愿被骂道德素质低下,具体姓甚名谁他就不点破了,希望陆北心里有数。
  
  一如陆北不想和大天尊废话,唯恐被其说服,一个不留神掉进坑里,大天尊也琢磨过来了,不能和陆北啰嗦,说多了掉画风,显得他太低级。
  
  斩杀此獠,夺走一切,方能刹那永恒!x2
  
  大天尊微微颔首,眸光垂落混沌之气,那混沌之气溢散而出,引动万千法则变动,以一种玄之又玄的轨迹运转,合成了一方古朴奇异大印。
  
  混沌大印!
  
  此印非神通,也非法宝,是凝聚万千法则衍化而成的一件宝物。
  
  不属阴阳五行,不在三界之内,是大天尊取天道法则锻造,结合自身追朔永恒而生的至宝。
  
  大印成,地覆天翻。
  
  虚空卷动浩然神光,囊括三界和三千世界在内,使其化作万千光芒中的一点,亦如岁月长河中的一缕浪花,于无尽之中自成渺小。
  
  陆北心思一震,耳边似是听到了长河大浪滔天之声,那静默不动但又奔流不息的神光,赫然正是岁月长河,从仙境诞生之初到现在,万事万物的变迁均在此中。
  
  岁月长河的一缕浪花落下,混乱万古时空,沉重到难以想象。
  
  那铺天盖地的压力,本质是一股莫大不可揣摩的伟力,撼动十目大魔身躯僵硬,隐隐有些无法承受。
  
  这不可能!
  
  十目大魔集万道于一身,是天地间最完美的生物,除了不能抓取新的世界,几乎和天道并无二致。
  
  这方大印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压得十目大魔无法喘息,天道都没这么强大。
  
  似是看出了陆北的疑惑,大天尊微微一笑:
  
  “此物虽是天道法则凝聚而成,但已经超越了现在的天道,适才你在大殿中看到的蒲团便是此物。”
  
  “混元无极太上大罗金仙?!”陆北诧异道。
  
  大天尊皱了皱眉:
  
  “如此称呼这层境界,倒也不无不可。”
  
  “你放屁!”
  
  “……”
  
  “如果你真的超越了大罗金仙,这条长河理应涵盖未来,但她没有,只有过去和现在,一切都是你的揣测和模拟,故弄玄虚罢了。”陆北不屑道。
  
  “是否故弄玄虚,你一试便知。”大天尊微微一笑。
  
  这笑容陆北眼熟,从先天一炁到元始上炁,从不朽剑意到阴阳大道,每次他骗翅膀进坑的时候,都是这副发自内心的真诚笑脸。
  
  此间有诈!
  
  轰隆隆————
  
  混沌大印翻落,岁月长河奔腾涌动,一方方存在于过去的时空被大天尊截取而出,化作滔天浪花滚滚而下。
  
  只一击,天地时空大乱。
  
  无尽的岁月长河之中,数之不尽的浪花泡沫翻涌,时光扭曲,虚空破碎,又有一道道模湖身影浮出水面。
  
  有大天尊法相振臂擎天,手握天书撕作碎片;
  
  有四大妖神连天接地,衍化
  
  “天命唯一,至高永恒”的无上神通;
  
  有魔主横行三界,吞噬万物夺为己用;
  
  亦有天帝大天尊开辟三千世界,镇压三界,成就至高无上;
  
  神光不朽、魔气无量,亿万妖云滚滚混沌,成百上千道身影立于时空之巅,便是陆北自己,此刻也被大天尊从岁月长河中截取了不下十个。
  
  岁沐浴月长河中的强者们踏步而出,一缕浪花,一方时空,大罗金仙岁月长河始唯一的概念,在这一刻显得格外可笑。
  
  陆北心下了然,难怪万道之师没有勇气面对大天尊,混沌大印推衍岁月长河的景象,远超太素无极天之能。
  
  如果说
  
  万道之师是大劫后第一人,创下仙道法门,开启修仙文明,是为道修之祖,那么大天尊是大劫之前第一人,大劫前的道修天花板。
  
  按修仙界的考古式修仙法,大劫前强于大劫后,万道之师于大天尊,就像中宫黄帝、云作雨于万道之师,见面就白给。
  
  再加上大天尊长年和天道缠绵,早已掏空天道的家底,距离混元大罗金仙只差临门一脚,万道之师的认怂理所当然。
  
  陆北不会!
  
  以前他畏惧大天尊,现在他也畏惧大天尊,但这不是他认怂的理由,早生了几年而已,有什么了不起,一拳打过去,该吐血还是要吐血。
  
  会吐血,就代表有血条,有血条,大天尊照样会死!
  
  “吼吼吼————”
  
  十目大魔六臂震空,携无边黑色长尾踏入岁月长河,滚滚魔气蒸腾,缭绕漆黑不灭的魔焰,荡开水花逆流而上。
  
  一步踏出,霸道睥睨的意志噼波斩浪,立于现在,横推万古之前,搅动岁月长河波澜壮阔,震慑无数强者不敢妄动。
  
  大天尊笑道:
  
  “你为魔主,又有万道归一,不论大劫之前还是大劫之后,你都是天地间最强者,可一旦你改变了过去的时空,他们都将死在过去,不存于现在,你确定要动手吗?”
  
  “休得胡言!”
  
  陆北神色一凛:
  
  “他们的过去是本座的现在,我能和他们同处一个时空,只能是他们不存在于自己的过去,他们连过去都没有,何谈现在!”
  
  “如果你想错了呢?”
  
  “本座为魔帝大天尊,让他们生他们便生,让他们死他们便死!”
  
  陆北不受干扰:
  
  “纵有错,本座和你决定未来之后,拨乱反正,重塑岁月长河也不迟。”
  
  大天尊笑容不在,混沌大印落下,岁月长河滔滔席卷,淹没十目大魔。
  
  霎那间,天地失色,岁月长河沸腾无边大浪,无数的时空发生巨大变化。
  
  ……
  
  大荒。
  
  灵土神境交界之地,大天尊手持天书正欲撕毁,遥望远天见十目大魔横推而来,当下色变,改为持天书召唤大天尊法相。
  
  酣战不敌,被斩肉身元神。
  
  ……
  
  太素无极天。
  
  一世无敌混战,万道之师闲庭信步,以一己之力压制陆北、弃离经、中宫黄帝、閷、云作雨。
  
  黑暗洪流席卷过境,一世无敌们顷刻间魂飞魄散。
  
  ……
  
  魔域和人间接壤,初代魔主对战大天尊,十目大魔从天而降,惊得魔主目瞪口呆,大天尊瞠目结舌。
  
  ……
  
  四大妖神联手衍化灵土、神境,金乌捣乱,被凤凰追着一通乱射。
  
  鲲鹏和烛龙正乐得看热闹,骇然望向昏暗失色的星海,入眼数之不尽的黑色长尾倾轧而下。
  
  ……
  
  二代魔主碰面大天尊,正有未来大计,陡然见得十目大魔到来,双双迎战,双双战死。
  
  ……
  
  仙境初开,先天神灵混战,大天尊和四大妖神结盟,联手横推全场。
  
  十目大魔降临,脚踏四大妖神,拳打大天尊,杀穿全场,六臂扬起咆孝无量魔威。
  
  ……
  
  一方方时空剧变,一尊尊强者陨落,岁月长河自现在追朔过去,放眼望去皆是赤红血色。
  
  时空混乱,强者皆被斩杀,一方方天地激荡血雨,万里大地血流成河,天道秩序崩坏,所有的一切都被毁灭,所有的时空都存在一尊十目大魔。
  
  十目大魔立足现在,杀穿万古!
  
  !
  
  那道立于岁月长河之
  
  上的身影,将自己霸道且不容抗拒的意志覆盖了所有过去,猩红十目横扫,以一己之力截断岁月长河。
  
  巨大的身影逐渐充斥天地,充斥整个岁月长河……
  
  “哈哈哈————”
  
  大天尊拍手叫好:
  
  “多谢道友相助,你为本座斩断过去,现在便由本座为道友斩断未来!”
  
  “无须多言,要战便战!”
  
  陆北大喝一声,十目大魔撕风咆孝,六臂扬起直轰而下。
  
  太虚法印——以势压人!
  
  大天尊一步踏出,大天尊法相双臂推演无数天道法则;
  
  又是一步踏出,漆黑魔影化虚为实,十目大魔吞天噬地;
  
  第三步踏出,凤凰、金乌、鹏鲲三道虚影凝聚,大日之光照亮阴阳五行环绕的无边星海。
  
  大袖飘扬之中,五指捏作拳印,伴随岁月长河的轰鸣,拳印直挥而出。
  
  太虚法印——以势压人!
  
  两道拳印相碰,恐怖波动延展而开,岁月长河不堪重负,一方方血雨世界哀嚎连连。
  
  以拳印碰撞为中心,长河断流,天渊裂缝向两侧蔓延,绞碎一个个时空,抹除过去,否定现在。
  
  这已经不是天道能够承载的力量了,两人无论谁胜谁负,都将得到对方的一切,诞生开天辟地有史以来第一位混元大罗金仙。
  
  “果然是你……”
  
  陆北微眯双目,如此熟悉的感觉,太虚无字心经、天人合一、太虚法印,一直以来和他相合的,正是和天道纠缠不清的大天尊。
  
  “后人有后人的算计,本座也不例外。”
  
  大天尊坦然承认,陆北能有今天,不仅仅是万道之师的精心培育,他亦有悉心栽培。
  
  昔年,大天尊手碎天书,重创天道遁走。
  
  天道不甘示弱,将大天尊的元神投入轮回,一次次转生一世无敌,从万道之师到陆北,都是天道用来制衡大天尊的棋子。
  
  天道欲要养蛊,诞生第二位大天尊,大天尊索性顺势而为,为自己培育了一个斩断全部因果的强者作为对手。
  
  斩杀此獠,便可晋级混元大罗金仙!
  
  大天尊不是魔主,他不会混乱到吞噬天道,合道并保留天道,进化之路有所保障才是最完美的方案。
  
  但不吞噬天道,便无法彻底掌控天道,欲破此题,唯有凌驾于天道。
  
  大天尊深信,天道一直在进化,混元大罗金仙绝非尽头,但混元大罗金仙足以掌控现在的天道,且时机既不能提前也不能延后,三千世界并不圆满的现在,是他成就混元大罗金仙最完美的时机。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纵有一切奇奇怪怪的曲折,结果也没脱离他的算计。
  
  非要说有什么不妥,陆北所作所为都太完美了,在万道之师的出谋划策下,这个被他寄予厚望的强敌,被他视为突破的契机,都显得过于强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