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楼之挽天倾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百三十一章 贾政:好孽畜!取棍子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荣庆堂中,随着凤姐吩咐一声“开宴”,众人就作势起身,打算前往一旁的小厅用饭,彼时,已见婆子、丫鬟端着各色菜肴,于屏风之间,往来憧憧。
  
  终于有人发现了宝玉的不对,宝玉此刻痴傻原地,目光怔怔望着黛玉,不言不语,那张宛若中秋满月的脸盘上,两行眼泪在脸颊上无声流淌。
  
  事实上,宝玉对黛玉的感情,不仅仅是自小青梅竹马,还多少有一些别样的意味,否则,也不会于初见之时就摔玉,取小字。
  
  可以说比起迎、探、惜等一众金钗,黛玉在宝玉心头都有着一份儿不同的地位。
  
  故而在此刻“误解”黛玉“移情”之后,宝玉就觉得丢了魂儿一般。
  
  当然,此刻的宝玉,还并不知道什么原因。
  
  “二爷,去用饭罢。”袭人玉容带笑,在一旁轻声唤着,拉了拉宝玉的胳膊,但半晌过去,却见宝玉纹丝不动。
  
  见状,袭人心头涌起一股不妙,面色渐渐苍白,急忙唤了一声:“二爷,你这是怎么了?”
  
  这时,王夫人闻听这边儿动静,就是迅速转过头来,见得宝玉目光出神,呆立原地。
  
  心头一惊,面色倏变,转身上前,就是伸手拉起宝玉胳膊,却发现恍若老树生根,根本拽之不动,一颗心就往谷底沉,急声道:“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吓为娘啊?”
  
  但见宝玉眉眼出神,恍若泥雕石像,纹丝不动。
  
  王夫人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我的儿,你若是有什么事,为娘该怎么办啊。”
  
  贾母这边儿同样转头见宝玉痴傻原地,“咯噔”一下,一张苍老面容上满是悲戚,快步上前,轻声说道:“我的宝玉,这是怎么了?”
  
  贾珩也是面色微顿,回头去看宝玉,却不知又搞什么幺蛾子,打量片刻之后,就是凝了凝眉。
  
  这回倒是不摔玉了?
  
  改装痴卖傻了。
  
  事实上,自上次宁国府之后,被打断施法的宝玉,哪怕是写观后敢,也都没有再在贾珩面前摔过玉了。
  
  道理很简单,小孩子在撒泼打滚儿不管用的时候,他们就很少再用相同的招数。
  
  “我的宝玉,快请郎中。”贾母此刻哪还有什么宴请贾珩的心思,就是连忙唤着一旁的面色复杂的凤姐。
  
  凤姐柳叶眉下的丹凤眼眨了眨,目光沿着宝玉的视线,溯及黛玉身上,心思电转之间,就有几分恍然,轻声道:“老祖宗先别慌着唤在郎中,宝兄弟他心思定是弯在哪儿了。”
  
  贾母面色狐疑,看了一眼凤姐,然后猛然瞧向黛玉,诧异道:“是玉儿……”
  
  此言一出,王夫人、李纨等人,都是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黛玉。
  
  黛玉:“???”
  
  这又关她什么事儿?
  
  方才她就没和宝二哥说话……
  
  湘云这时,近得前去,伸出小手在宝玉眼前晃了晃,英气的眉蹙了蹙,道:“爱(二)哥哥,你盯着林姐姐做什么?”
  
  然而……
  
  宝玉却是一言不发,在湘云晃了下胳膊后,少顷,才从口中吐出三个字:“林妹妹……”
  
  王夫人闻言,心头一凛,就是抬起头,将一双冰冷、漠然的目光看向黛玉。
  
  她这个外甥女,和她当初的小姑子一样,都是……惹祸精!
  
  贾母则是面带疑惑,急声道:“你林妹妹究竟怎么了?”
  
  宝玉却讷讷半晌说不出话,只在口中反复说着“林妹妹”三个字。
  
  不能难为宝玉,因为宝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黛玉被荣庆堂中一双双或冷漠、或审视、或狐疑的目光盯着,脸色早已苍白如雪,心头涌起酸涩,轻轻垂下螓首,沉浸在记忆深处的久远一幕现出。
  
  初上神京,同样在这荣庆堂中,宝二哥一言不合,就将玉摔在地上,彼时人群,唯她坐在椅子上,无助、惶恐……
  
  黛玉手中拿着手帕遮着那张白纸如曦的小脸儿,眼圈不知何时,就有些泛红。
  
  探春敏锐察觉到少女心头的无助,英媚的眉眼中蒙上一层忧色,在一旁握住黛玉的手,似乎在给予着鼓励。
  
  荣庆堂中一时陷入诡异的安静。
  
  然而就在这时,荣庆堂中忽地传来一声清咳,这一声咳嗽,却好似冬日之阳,将整个荣庆堂凝结的冰寒气氛驱散一空。
  
  贾珩神情沉寂,行了几步,站在宝玉面前,恰好隔断着宝玉痴望着黛玉的呆滞目光,面色淡漠,伸出了右手,比划两个手指,在宝玉眼前晃了晃,清声道:“宝玉,这是几个?”
  
  贾母、王夫人、凤姐、李纨:“……”
  
  探春、迎春、惜春:“……”
  
  黛玉:“???”
  
  心头一抹凄苦与无助都稍稍消散,一张粉腻的俏脸涌起血色,星眸熠熠地看着那人。
  
  王夫人面容刷地笼起寒霜,说道:“珩大爷,你什么意思?当宝玉是疯了傻了不成?”
  
  凤姐一听王夫人之言,暗道一声,坏了,连忙笑着打了个圆场,道:“珩兄弟,你见多识广,是不是看出了宝玉身上的什么门道?”
  
  众人闻言,都是心头一愣,齐齐看向那少年。
  
  贾母凝眉,说道:“珩哥儿,这是……”
  
  说着,不动声色地扯了扯王夫人的衣袖。
  
  “这口不能言,双目发直的症状……看起来倒像是中风。”贾珩面色淡漠,徐徐说道。
  
  贾母:“……”
  
  其他人都是面面相觑。
  
  探春凝眉道:“珩哥哥,医书上说,中风不是上了年纪之人才有的吗?”
  
  凤姐面色古怪,看着对面少年一本正经的模样,丹凤眼中涌起一丝狐疑,她怎么就觉得像是在冒坏水呢?
  
  “不管是不是中风……”迎着一众目光,贾珩凝眉说着,忽地在宝玉耳畔,猛地沉喝道:“来人,去唤政老爷过来。”
  
  宝玉吓得一哆嗦,恍若打了一个激灵,向一旁行了几步,看向黛玉,说道:“林妹妹,伱和珩大爷顽儿,不和我顽儿,咱们从小一桌吃,一床睡,他是后来的,你怎好为他流泪而疏远我呢。”
  
  荣庆堂中众人闻言,都是面面相觑,被这话唬得一跳一跳。
  
  王夫人面容阴沉,目光瞥向已是面色惶恐不安的黛玉,心头生出厌恶,果然是这个惹祸精。
  
  黛玉一张妍丽的脸蛋儿已是霜白一片,迎着一双双目光的注视,只觉心头凄苦、伤心。
  
  宝二哥究竟在胡说什么啊?她什么时候和珩大爷顽?还有什么为他流泪,宝二哥……
  
  当着这么多人面,你说这些,让她的脸面往哪放?
  
  此刻众人不仅仅看着黛玉,也有那狐疑的目光瞥向一旁的贾珩,不由在心头胡乱猜测,这一下子就反映在面部表情上。
  
  “呵呵……”贾珩脸色阴沉如水,冷笑一声,却不说话。
  
  心头也生出一股荒谬之感,宝玉这话是说宝钗的吧?
  
  然而,这一声“呵呵”,却在荣庆堂中恍若数九凛冬的寒风。
  
  贾母一听这声冷笑,心头就是一沉,急声道:“珩哥儿,你别恼,小孩子说着玩儿,没个高低深浅的。”
  
  不仅是贾母心头“咯噔”一下,就是王夫人也是心头一寒。
  
  因为……怒极反笑!
  
  不是荣庆堂中当事人,无法形容那种凛寒刺骨的气势,空气温度突然下降几度的感觉。
  
  这不是普通的少年,是神京城中炙手可热的权贵,前天才刚刚在宁国府中兴起一场血腥杀戮!
  
  握天子剑,掌生杀之柄,起居八座,一呼百诺的爷们儿!
  
  凤姐瓜子脸也是一白,连忙笑着说道:“老祖宗,许是因为今儿个打醮,没有带着宝玉,宝玉才说林妹妹不和他顽?两个人在一起一块儿长大,您也知道,一日不见就闹着别扭,这也不是一回二回了。”
  
  贾母闻言,面色变幻了下,叹了一口气,看着宝玉笑道:“宝玉,今儿是你珩大哥带着你妹妹去打醮祈福,哪里就疏远你了?”
  
  黛玉这时候,盈盈上前,缓行几步,恰恰站在贾珩身侧。
  
  少女罥烟眉下的熠熠星眸,静静看着宝玉,轻声道:“宝二哥,我方才只是想着,过几天就是重阳节,想着扬州家里了,一时伤心,不是为谁落泪了呢。”
  
  这话说的也算是贴切,众人闻言,都是唏嘘感慨,就过来劝宝玉。
  
  贾珩听着都是暗暗点头。
  
  应是三清殿中,黛玉在受他劝慰之后,将话听进去了,这才想好的说辞。
  
  不管如何,这话落在谁耳中,都挑不出任何理来。
  
  至于方才黛玉为何暗自垂泪,他也隐隐有几分猜测。
  
  多半是王夫人那一番狐媚魇道的话,让黛玉自行“对号入座”,心生黯然。
  
  宝玉这时闻听这番解释,先是一愣,继而心头大喜,一张宛如中秋满月的脸盘上转悲为喜,说话间,就要伸手去拉黛玉的胳膊,告恼道:“林妹妹,是我糊涂了,我方才看错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