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冥经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0017章洗灵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你这辈子是苦啊,没有爸爸没有妈妈,靠我这个坏老头把你带大”爷爷苦笑着说:“下半生也没有什么亲人可以陪你,我真的有点担心。”
  “既然你不放心,那你能不走吗?”李陌一试探性地问。
  爷爷认真地想了想,摇了摇头。只是说不,“你跟老子在这扯淡呢?说不走就不走?那我刚才买的骨灰盒就白买了!”
  说完,爷爷和他彼此对视一眼,看着对方笑了。
  “老子现在兴趣来了,听我给你来一段故事,这段故事,说的是老子当年的故事。”爷爷高兴地说,一边用手拍着床沿,好像要拍那根不存在的木头。
  “好的,我听着!”
  爷爷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李陌一忍住了眼泪。
  “啊,他奶奶的这故事从哪里开始呢,他妈妈的又忘了那句话了。”爷爷的声音越来越弱,手放在被子上,不停地发抖:“还是先给你一套诗吧。”
  “说的是。”
  “讲书人劝人大道行中央善恶存三方,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
  李陌一以为是爷爷忘记了这句话,所以他等了很长时间。最后,爷爷没有说出最后一句话,这使他还催促了一些话。
  就在这时,护士走过来对李陌一耳语。
  “他走了”。
  爷爷不喜欢他哭,他知道这一点。
  从爷爷离开的那一刻起,李陌一再也没有哭过。
  即使看着他在火葬场被烧得面目无睹,李陌一也没有流一滴眼泪。
  就在那时,他明白了。
  当什么都没发生的笑,比在众人面前流泪更需要勇气。
  坚强这两个字,有时很残酷,真的。
  当李陌一回忆起这些生动的事件时,他已经恍惚地走到墓地的门口。
  他背着两袋祭品,沿着山路慢慢地爬到山坡上,不久就看见埋着他爷爷的孤坟。
  但奇怪的是,以往冷清的墓前,现在却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那人拿过香,给爷爷拜了拜,然后在墓碑前坐了下来。
  李陌一当时想得不多,以为是他爷爷的一个朋友。当他走过去看的时候,他发现这个人有点奇怪,一个老人。
  当那人看到李陌一时,他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点头向李陌一打招呼。
  “你是我爷爷的朋友吗?”李陌一问道。
  “是。”那老人笑了笑:“你是陌一?”
  李陌一点点头,礼貌地说:“先生,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前从未见过你。”
  “我姓赵。”老人慈祥地看着他,苦笑着说,“你和你父亲年轻时候长的可真像啊。”
  “你见过我父亲吗?”李陌一很好奇。
  赵老人点点头说:“你先给你爷爷上香,然后我们再谈。”
  李陌一轻嗯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便蹲在墓碑前,开始给爷爷烧香。
  “你这小浜豆子前几天是不是遇到妖邪了?”赵老人眯着眼睛,突然问道:“你身上有股臭味。”
  李陌一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老人是怎么知道的?!!!!!他闻到的吗?!
  “你是洗灵先生?””李陌一小心翼翼地问道。这行当的名字李陌一是从布莱克口中得知的。
  “我和你爷爷是同行。”赵老人叹了口气:“你爷爷命薄,时候没到就没了,没有机会和他一起喝酒,真可惜。”
  “你在开玩笑吧?”李陌一皱着眉头说:“我爷爷自己说过,那是喜葬、年数全尽。”
  “你知道个什么。”赵老人瞥了他一眼,冷哼道:“他说的年数,是折完寿之后的年数,如果他听了我的话,不接受那笔生意,不那样做,至少能多活个十年!”
  “你是说,”李陌一迷惑不解地说,“我爷爷接了一笔交易,失去了十年的生命?”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