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章 谨言慎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时间转瞬即逝。
  这天。
  正是魏昌菜市口斩首,明正典刑的日子。
  周易早上来送饭,发现小食堂没开伙,便猜到那位龙公子已经出狱了。
  入室灭门!
  仅仅关了半个多月,连提审问话都没有。
  天牢里住着单间,狱卒好吃好喝伺候,还有春风楼的姑娘陪着,比世上九成九的人都快活。
  “这世道……”
  周易在天牢当值,没少听同僚说龙相权势滔天。
  当今崇明帝沉迷修仙练道,二十六年不上朝,龙相已经做了十九年丞相,说是一手遮天也不为过。
  百姓私下里议论,陛下再上朝,文武百官也不听话了!
  甲十三号狱。
  周易拎着食盒,是例行准备的断头饭,无论什么罪名的犯人,临刑前都有肉有酒。
  “大侠,还有一个时辰就上路了!”
  魏昌披头散发,脸上烫伤留下的印记,貌若厉鬼。
  “百年佳酿带了吗?”
  “自是带了。”
  周易从怀里取出瓷瓶,掀开盖子浓郁酒香飘出:“百年梨花白,那掌柜的当做镇店之宝,死活不卖,我把家底典当了大半才到手。”
  魏昌咕咚咕咚连续喝了半瓶,打了个酒嗝,赞叹一声。
  “好酒!”
  周易又喂了鼎香楼的狮子头、鱼腩豆腐、佛跳墙。
  肥而不腻,入口即化。
  魏昌边吃边问:“归元功练的怎么样?”
  “天赋平凡,每日打坐只能凝聚一缕内力。”周易对此早有猜测,年岁大,根骨差,能练出内力已经说明功法上等。
  人生最大的困难,就是是接受平凡,仍然努力奋斗!
  “悟性不错,可惜年岁大了。”
  魏昌指导了几处修行关隘,直至酒足饭饱,痛快笑道:“这断头饭不错,四十三年间,从未吃过这般美味,饮过这般美酒!”
  周易沉默片刻,忽然问道:“大侠,这铁索断了,你能逃走吗?”
  魏昌摇摇头拒绝。
  “毒已入髓,活不了几天了,索性去那刑场,骂一骂这朝廷!”
  这时。
  牢门传来开锁声,周易连忙收拾好碗筷,
  张舟带着刑部书吏进来,验明正身后,十数个狱卒押着魏昌去刑场。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
  周易叹息一声,继续拎着桶送饭。
  乙六号狱的前礼部侍郎,经过一月的折磨,已经认清了现状。可惜家里没人送银子,每天只有两勺稀粥,已经饿的气息奄奄。
  “小哥儿,再给一勺,给一勺!”
  “就这些。”
  周易没理会前侍郎的哀求,一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二是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关进天牢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贪污朝廷的银子,据说锦衣卫查出了十几万两,各种金银珠宝堆成了小山。
  旁边的乙七号狱。
  苏文豪从打坐中醒来,精神头不错。
  呼噜呼噜喝完稀粥,说道:“小哥儿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老夫精通易学术数,可以帮你排忧解难!”
  “那你算算我为何烦心?”
  周易对苏文豪有些同情,吟诗发发牢骚,就关天牢受罪了。
  “是不是因为这厮?”
  苏文豪指了指旁边,饿的躺在床上哼哼的前侍郎。
  周易心底有些失望,苏文豪的易学术数是察言观色,而不是真正的卜算之法,不过还是点头说道。
  “我平生最恨贪官,说是拿的朝廷银子,实则都是民脂民膏!”
  “嘿嘿嘿,这你就不懂了。”
  苏文豪笑了两声:“老夫认得这厮,当官的能力还算不错,为百姓办了些实事儿,贪的银子嘛也不算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