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终于死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半月之后。
  牛校尉摸牌时候,说苏文豪死在了诏狱。
  据说死的时候,全身上下,没几根完整骨头。
  “做我们这行,切记慎言啊慎言!”
  牛校尉叮嘱道:“尤其是小易子你,与犯人送饭时切勿闲聊。刘侍郎让我转告你,莫要听不该听的,说不该说的!”
  “小子省得了。”
  周易心中隐隐后怕,这回当真是个大教训。
  凤阳国,不是法治社会,个人的生死荣辱全凭上意。
  一句诗,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致命罪名!
  譬如周易为魏昌送酒送肉,还称之为大侠,言语间许多赞美之词。有心人上报给朝廷,轻则流放,重则成了魏昌同谋。
  那时候长生道果,也变化做一场空!
  “万事莫要强出头!”
  周易告诫自己,日后必然见到更多不公正、不痛快的事,必须学会漠然。
  仅仅站在一旁看着,不要问不去管更不能救!
  混迹红尘,又置身世外。
  周易想通了其中关节,化身天牢面无表情送饭人,只对拿了银子的犯人笑容以待。
  毕竟,狱卒月俸才五钱银子,春风楼听一次曲都不够。
  犯人吃的越好,周易每月分润的银子越多,说一声衣食父母也不为过!
  这日。
  天牢关了个新犯人,据说是南方某地反贼首脑。
  黑黢黢瘦巴巴,满脸悲苦褶皱,哪像是统领数万人的将军,完全是田地里的老农民。
  老农民将军的出现,让天牢多了些热闹。
  牛校尉与几位差拨,换着花样折磨审讯,短短几日老农民就不成人样。
  老农民没有魏昌的钢筋铁骨,耐力反而更胜一筹,什么夹棍、烙铁、刺鞭、重枷……等等酷刑轮流施展,竟然不发出任何惨叫。
  每次行刑结束,老农民吐出血沫子,还有力气骂人。
  “狗官!”
  “有种继续,爷爷求饶一声,孙子跟你姓!”
  “……”
  周易站在一旁听着,忽然觉得这个人,还是更像将军一些。
  将军关了几天,就送去菜市口斩首,同天砍头的还有数十人,上至将军,下至伍长,喷出的血将刑场都泼满了。
  围观的百姓大声叫好,他们只想看热闹,不理会这些人为什么砍头!
  周易就站在刑场边上,看着将军的头颅滚了很远,双目仍然睁着,死死瞪着行刑官,没有任何屈服。
  晚上。
  周易回到自家小院,如往常一般打坐练功。
  归元功经过半年多修炼,丹田内气积攒了数百缕,功法已经彻底运转纯熟。
  “天地冥冥,无有穷极,合则元气,混而归一……奶奶的,这心怎么就静不下来!”
  周易眼前总是浮现老农民模样,听他说南边数州府连年大旱,饿殍遍地,易子而食,朝廷救灾粮食全让官吏贪污了。
  人相食!
  简简单单三个字,细思极恐,背后是多少人间惨案。
  “人啊,同理心太重,活的就太累!”
  周易甩了甩头,不将心中烦闷发泄出去,继续修炼归元功,很可能内气错乱走火入魔。
  “该如何舒缓心绪?”
  左思右想,终于琢磨出个法子。
  前世也有不少人工作、生活压力过大,为避免陷入抑郁,会通过骂假人、打假人宣泄情绪,据说效果不错。
  “我要骂的人太过忌讳,让人听到就死定了,不过我可以写出来!”
  周易买来笔墨和空白书册,写的字是前世简体,纵使有人见到了也不认识。
  “怎么写呢?”
  琢磨片刻,下笔写道:崇明三十九年,癸卯月,戊辰日……
  “今天看斩首起义将军,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王朝从上到下已经烂透了。”
  周易眉头微皱,总觉得不得劲,自己写日记是为了骂人,不用这么正经,于是笔锋一转。
  “崇明帝不是个好东西,妄想长生不老,哪天吃丹药毒死了才好。
  写到这里就得批评一句,皇宫里的丹师不专业,什么朱砂、铅汞、黄金都用上,喝下去保准让崇明帝升天。
  或许是丹师真的懂炼丹?毕竟是修仙世界,无望长生的散修来皇宫享受也正常。
  那我就诅咒崇明帝,八个皇子有八个爹!
  这么一想,顿时痛快舒爽了,继续练功。
  定个小目标:百年功力!”
  ……
  过了半月。
  周易打开书册,又开始写日记。
  “今儿那位姓龙的纨绔,又因为杀人入狱,据说故意纵火烧死了不少人。
  这厮在天牢里还嚣张,就因为一道菜盐放多了,竟然让护卫将我与厨子打了一顿。
  这事儿周爷记下了!
  没完!
  姓龙的,周爷在天牢等着你……”
  周易写到这里仍然不舒心,又写了几百字骂崇明帝,方才将此事揭过。
  又过了一个月。
  周易打开书册,将白日所见写了出来。
  “还有一个月就过年,还不让人痛快。
  谁都知道谋反子虚乌有,朝廷百官都默认了,将镇国将军府一家三百口斩首。
  听说起义军都打到豫州了,距离神京不过几百里,朝廷不想着派兵镇压,竟然还在内耗。
  凤阳国要完了!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骂几句崇明帝……”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