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后的妻管严生活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785章 新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三人先去吃了晚饭,待会在年会发完言就要走了,他们是没打算和员工们一起吃饭聊天喝酒。
    女性身份是其一,再者两人都过分年轻了,有必要和下面的员工拉开距离,与员工打成一片的做法,不适合每一个老板,现在也不是创业初期的艰难时候。
    程明坐在台下,看着两姐妹在台上的洋洋洒洒的发言,在众人如雷般轰鸣的掌声走下台。
    程明跟着鼓掌,有些欣慰,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的感觉?好像不太对。
    铃音铃钰和晓晓晓荧更有这方面的感觉一点。
    但让程明来做的话,也未必能比她们好到哪里去,他终究是偏向技术这一类的。
    以前开大会就他一个光杆司令,他不上谁上,赶驴子上架,现在聚了一堆人才,自然是让有能力的人来做,平常开的高层会议也不需要程明搞什么感染力,而是迅速切中要害,指出症结和毛病,别废话。
    大家都是聪明人,时间很宝贵,说那些让人昏昏欲睡的大道理是没用的,想要让他们信服,追随自己,就要充分发挥未来视的作用。
    让他们觉得程明是可以帮他们实现理想和梦想的人。
    回到租的老宅子这边,程明还没来得及去回风炉那边烤下火,就被沈溪姐揪走了,沈筱姐则是去洗昨晚换下的脏衣服。
    “沈溪姐你该不会又想?”
    “又想什么?我不帮你的话,你都不会主动了是不是?明明以前在车里什么地方都可以,现在的你太让我失望了。”沈溪戳着程明的额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那是以前那辆车构造特殊啊,可以变形,放下靠背就是床了,在皮卡里都舒展不开,怎么搞嘛。”
    “都是借口,想做怎么都能做,有困难就要克服困难。”
    程明本来还想一边分心做题,完成温舒雅安排的每日指标,结果并不是很理想。
    “小溪,你在里面吗?帮我拿一下衣架,有点不够用了。”屋外的沈筱姐喊道。
    “哦,我这就拿给你。”
    在沈溪姐回应的时候,沈筱姐主动推门进屋,这一幕似曾相识。
    “姐,我去晒衣服吧,你洗衣服辛苦了。”
    沈溪姐拿起室内衣杆上的空衣架,直接开溜,还不忘帮他们带上门,十分贴心。
    “沈筱姐,救救孩子,帮我解毒。”程明哭笑不得地说道。
    “那孩子真是的。”沈筱姐捋起鬓发,蹲下身子,接过妹妹干到一半的活。
    沈溪晾晒衣服的时候,顺便把裤子也换了,但她的裤子湿得太多,尤其是贴身衣物,只靠风干的话,估计明天只能真空上阵了。
    沈溪就把自己的裤子拿到回风炉这边烘干,虽然会带点煤味,但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今晚也不像昨晚那样磨蹭和犹豫,独自一人受冻,不管程明和姐姐睡没睡就直接闯了进去,空气中还弥漫着奇怪的味道,她好像有点心急了。
    沈溪眯起眼睛。
    果然,只要有她帮姐姐做好事前准备的话,程明就变得可以了。
    “沈溪姐这么晚还过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程明早就猜到了沈溪姐是想和他们一起睡觉来着,床上还多一个枕头呢,多半是昨天带过来的。
    但不能直接道破,否则沈溪姐脾气一倔,转头就跑了,不和他们一起睡觉了。
    “事先说明,我可不是怕冷,想和你们一起睡觉才过来,而是我觉得我一个人睡一个房间,还要烧炭太浪费了,不如挤一挤,凑合一晚。”
    沈溪姐又把昨晚的说辞重复一遍。
    “说的有道理,哪怕我们现在富起来了,也要勤俭节约,不能铺张浪费。”程明点头附和,拉开被子,拍着床上的空位说道,“沈溪姐快点到床上来吧。”
    怎么感觉被程明带着节奏走了,算了,还是进被窝睡觉要紧,好冷好冷。
    难得的假期总算开始,昨晚特地吩咐了丫丫不用叫他们起床吃早饭,程明和沈筱都睡得很深很沉。
    等程明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怀中只有沈筱姐一人,另一边空荡荡的,摸一摸床,连残留的余温都没有,但却摸到了湿漉漉的一块地方。
    程明这下不得不起床了,换好衣服后去刷牙洗漱,看到沈溪姐坐在回风炉上吃早饭。
    “怎么就你一个人?我姐呢?”
    “还在睡啊。”
    “那你怎么不陪着我姐,她醒来后发现自己是一个人怎么办?”
    “又不是小孩子了,没事吧?”
    程明也想在床上多赖一会儿啊,还不是因为手脏了,说到底是沈溪姐的错吧,那一滩总不能是他留下的,虽然可能是他间接造成的。
    “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的自觉啊,女孩子肯定希望一睁眼就能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啊。”
    “至少你让我吃点东西,都快饿死了。”
    “喏,吃吧。”
    沈溪姐端起手里的碗,拿着筷子夹起饭菜往他的嘴里送。
    “沈溪姐,我自己能吃饭的。”程明嚼烂米饭咽下,哭笑不得地说道。
    “我喂你吃比较快。”
    真的会比较快吗?
    吃完剩下的半碗饭菜的程明就这么被赶回了屋里。
    坐在床沿边上,把笔记本电脑放在大腿上开始做昨晚没做完的题目。
    把左手伸进被窝里去找沈筱姐的手,另一只手划动触摸屏,在大脑里思考解题,整理思路,得出结果后再用一指禅慢慢打字去验证。
    沈筱姐翻了个身子,把程明的手臂抱得更紧,搂在怀里,把沉甸甸的柔软胸部压了上来,整个人从竖躺变得横躺,睁开惺忪的睡眼问道:“现在几点了?”
    “九点十四分。”程明看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回答道。
    “啊!都这个点了,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
    沈筱姐瞬间清醒,程明阖上笔记本电脑放到一旁,冰冷的手抚摸着沈筱姐的脸蛋说道:“看你睡得这么香就不舍得叫醒你。”
    “现在出发去石阡,最快也是下午到了。”
    程明摁下急着起床的沈筱姐的肩膀说道:“不用那么急啦,能在晚上之前到就行,毕竟夜间行车有点危险。”
    “都怪你。”沈筱姐娇软无力地在程明手掌上写写划划说道,“昨晚被你弄得骨头都快散架了,我可不是你的小女友,经得起这般折腾。”
    嘴上说的是抱怨,沈筱的心情却是异常舒畅,不但身体变轻了,人也变年轻了。
    女人不是年纪越大,蓄的水越深吗?耐力越高吗?
    要怪也是怪沈溪姐那小妖精吧,只管撩,不管善后,之后定要她用自己的身体来偿还,有来无回。
    “沈筱姐,早上的你很诱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大早上的说什么胡话啊,这种话和你的小女友说去,你该不会又有想法了,我真的不行了,你还得留点力气给小溪。”
    这对姐妹咋回事,都让程明留给对面,谦让也不带这样的,是看不起他吗?他好歹是小吕布啊,战三英不落下风。
    沈筱姐磨磨蹭蹭地起床,程明也在一旁不安分地摸摸蹭蹭捣蛋添乱,惹来沈筱姐的敲打,拖到十点才梳妆打扮完毕出了屋子,随便吃点东西就带上简单的换洗衣服和贴身衣服,三人塞进同一个行李箱里。
    程明还得背着笔记本电脑过去,甭提有多痛苦,估计最后还得背到德国去。
    刚上公路没多久,这天又下起冻雨来,路面上结着薄冰,沈筱姐低俗行驶,好在路上车不多,一路较为安全,就是原本两三个小时的车程,照这个速度,能不能在天黑之前到石阡还真挺悬的。
    程明无聊得在路上睡了好几觉,养精蓄锐,备战即将到来的大战。
    醒来后,窗外的风景都怎么变,依旧是马路边和远处的白雪皑皑的高山。
    最后堪堪在天黑之前到了石阡,皮卡停在一众轿车之间还怪显眼的,比程明当初的摩托车还拉风。
    石阡温泉也是林城的老牌温泉了,有名的温泉之都,几百年的历史,有名有姓的温泉就有十多个,还有许多小野汤,就是那种不需要门票,藏在大自然里的温泉,露营和爬山的时候发现的话还挺不错的。
    等到以后全都被开发出来,就没这种真正的亲近自然的机会了。
    石阡温泉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可以直接饮用,有手汤池,温泉水质优良,泉水清澈透明,也是全国唯一一处达到国家级饮用天然矿泉水含硒指标的温泉。
    息烽那边倒是直接建了自来水厂。
    比起息烽那边,石阡得益于交通便利,又在十多年前重建翻新,名声响亮,除了男女大池、小池和药池等基础汤池,还盖了很多楼。
    石阡温泉的主要建筑依山而建,随山造型,浑然一体,既有古代宫廷建筑的雄伟,又有江南园林的秀丽,主体建筑是三层的古风楼。
    温泉大门是古典园林风格,门呈梅花形,上方嵌着“石阡温泉”匾额。
    走进大门,是一条红色的长廊,既是通往澡池的通道,也是纳凉休闲的处所,温泉正厅对着长廊,厅内摆放着木床、木椅,供人们浴后休息。
    不管是来石阡泡汤的游客还是本地人都比息烽那边多得多,生意也好多了,息烽那边的改造也有从石阡这边吸收经验教训,石阡还打算举办温泉文化旅游节来着。
    程明除了来玩,也带着些许考察调研的意思在,百闻不如一见,只是看林叔叔给他的报告,只有模糊的概念,很多地方上的细节和小毛病要亲身体会才知道。
    这边也有内部人员的黄牛倒卖门票的现象,看来是习俗了。
    程明为了保险起见,还问了静静林叔叔现在在哪里,以防万一,免得真的当面撞上,实在不行,程明也得伪装一番,戴戴口罩什么的。
    “刚回家呢,就是嘴里在念叨着你去哪里了,啥时候回来,他有新想法想和你说来着。”
    “我过一两天就回来。”
    “到时候你得陪着我,才不给我爸呢。”
    “看来我还是个抢手货。”
    “那可不是,好了,不耽误你们的时间,玩的开心,别玩得太疯了,注意身体。”
    有女朋友当真眼就是安全,直接照亮草丛。
    沈筱姐那边也在前台办好了入住手续,他们入住的是石阡这边高档的别墅汤院,和息烽那边的将军楼差不多,专门供给大领导和富人的,一庭一院一景,有私汤和露天温泉。
    不过他们是花钱的,还是在旺季的时候过来,不能像息烽那边一样直接入住最高档的一楼,直接享受至尊级的贵宾待遇。
    在车上待了大半天,三人早就饿得饥肠辘辘,先去吃点东西垫了肚子,再买了点酒和花生米之类的下酒菜,最后才去入住的汤院。
    别墅汤院隐匿山林之中,静谧安然,环境雅致,没有外人打扰,互相之间间隔着很远,院内院外栽种着竹子和常青树,一些树木的叶子都掉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躯干。
    青瓦白墙,有两层楼,石笼和红灯笼里散发着暖光,进院放下行李,沈溪姐让沈筱姐先去洗澡,然后朝着程明走来,用胳膊锁住他的脖子质问道:“程明,我有话想问你,你对我姐到底怎么看的?”
    “现在还问这种问题吗?我记得我以前回答过了吧?没有沈筱姐就没有现在的我。”
    “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我是想问你还喜欢我姐吗?”
    “当然喜欢啊,这还用问吗?”
    “那你每次都需要我帮你的忙,你才和我姐那啥,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溪的脸上染上酡红,耳根发烫,红了一片,偏过头去,不敢与程明对视。
    “呃……”
    这里面有很大的误会吧,不需要沈溪姐的帮忙,程明也会那么做啊。
    当然,有了沈溪姐的帮忙,会做得更有劲儿。
    “我是喜欢沈溪姐啊,不过我也喜欢沈筱姐啊,这不矛盾吧?”程明反抱住沈溪姐问道。
    沈溪反应剧烈地推开程明。
    “一边去,再花心也要个限度,都有我姐了还不够,你只许喜欢我姐。”
    “这个还真办不到,我这一生注定要喜欢很多人的。”
    程明摊着手,露出无奈的苦笑。
    上辈子错过太多,也伤害了太多人,只弥补一个人的话,一辈子都不够用啊,得好几个辈子才能弥补完。
    程明哪知道还能不能下辈子,下次弥补的机会,他只能抓住此生唯一仅有的机会,尽可能地去弥补遗憾,哪怕在这个过程中又会诞生许多新的遗憾。
    但对程明自己而言却是没有遗憾了。
    “你喜欢别人我管不着,反正你不许喜欢我,我和我姐一起洗澡去了。”沈溪姐跑去敲浴室门喊道,“姐,我要和你一起洗澡。”
    “门没锁,你自己进来吧。”
    打开浴室门的时候,沈溪姐回头望了程明一眼,看着姐姐的后背,心里又觉得她刚才是不是应该帮程明做下事前准备,让他和姐姐一起洗澡,但她现在骑虎难下,还怎么帮忙嘛。
    他……他居然喜欢自己,开什么玩笑啊。
    但他是个花心大萝卜,只要是女孩子就喜欢吧,这没什么,他的喜欢最廉价了,如此安慰自己的沈溪逐渐冷静下来。
    程明闲着没事干,只能干坐着发呆。
    这种构造的别墅,楼上应该也有个浴室,跑上楼一看,和他猜的一模一样。
    就是程明淋浴洗完澡,穿着浴袍走下楼时,两姐妹还没洗完,他就先去露天温泉里泡着,试试这里的水。
    程明敲着浴室告知她们一声,免得她们找不到人。
    温泉池子是用大小不一的鹅卵石堆砌而成,凹凸不平,鱼嘴里喷着热水,还放着一座假山,面朝楼房,挡住周遭的视线,显得更加隐秘。
    程明脱了浴袍踏进温泉池,他现在也算是温泉大师,泡了不少温泉,虽然温泉水里含有什么的微量元素有啥用他不懂,但泡得舒不舒服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池子里也铺了鹅卵石,只是泡温泉的话,对脚掌还挺舒适,但要做点别的事情就会觉得碍事。
    沈筱姐拉着不情不愿的沈溪姐走了出来,两人身上只系着浴巾,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连浴袍都没换上。
    “你们在外面泡就行了,我一个人泡浴室里的温泉水。”沈溪姐仍然抗拒,回头转身想要逃走,但被沈筱姐死死拽着她,也可能是沈溪姐只是傲娇,她的反抗没那么强烈。
    “一起啦,难得来一次,今天就好好享受吧。”
    沈筱姐大方地扯开浴巾,抬脚踏进温泉池子里,催促道:“小溪,你这幅样子会着凉,快点进温泉吧。”
    沈溪姐瞪着程明说道:“你给我闭上眼睛。”
    “是。”
    程明乖乖闭上眼睛,拿起双手挡住眼睛,然后眼睛眯开一条缝,偷偷看着,虽然看了很多遍,但怎么可能看够和看腻。
    沈筱姐拉着沈溪姐坐在程明身侧,免得她跑了,这温泉池子还蛮大的,一人一边的话,双脚都不能够到一起。
    沈筱姐靠在程明肩膀上,露出惬意的表情说道:“感觉今天的辛苦都值得了。”
    “开了一天的车辛苦了。”程明帮沈筱姐揉捏着肩头说道。
    程明中途不是没想过换人驾驶,但他不熟悉路是原因之一,把车停在路边换人也蛮危险的,这一路上也没什么好停车的地方。
    “我去拿点酒和吃的过来。”
    程明从温泉池里站起身子,冷得直打抖索,把水渍甩在沈筱姐和沈溪姐脸上,披上浴袍朝屋里跑去,刚才忘记拿了,真是失策。
    沈溪姐抹着脸,看程明的身体,好像没她出场的机会了。
    明明是好事,却又有一丝丝的失落,就是不知道程明是看她还是姐姐的身体后有的反应。
    小酌两杯,沈筱姐的酒量一般,泡着温泉也不宜喝太多,沈溪姐也喝了一口,但被辣得直咳嗽,看来她只适合喝酒精饮料。
    被沈溪姐喝过的这杯酒最后只能由程明代劳喝掉。
    温泉不能泡久,泡久就难受,甚至头昏脑涨,一次性二三十分钟为佳。
    沈溪姐拿着浴巾挡住身前的部位走出温泉,这回倒是没让程明闭眼了,可能是忘记提醒了,让程明看了个爽。
    回到屋里擦干身子,穿上浴袍,享受着室内的暖空调。
    “小溪,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沈筱姐挤着眼睛,疯狂地朝着程明使眼色。
    “不用了,这里的房间这么多,我随便挑一间睡觉就行了。”
    “一起睡啦,我没人陪着睡不着,我也想和你说点姐妹的私房话。”
    眼看自己就要被姐姐给拽走了,沈溪看着不为所动的程明,豁了出去,鼓起勇气问道:“程明你不和我们一起睡吗?”
    “我待会再睡,我还有点事情要忙。”程明拍着笔记本电脑说道。
    今天的题还没做呢,程明不能沉醉在美人乡里,反而忘了正事,辜负了温舒雅和艾菲。
    沈溪倒是完全误解了,用力地咬着下嘴唇,程明的意思是要她做那种事情才会和姐姐吗?
    沈筱说的话无非是让沈溪正视内心,喜欢程明的话直接说出来就好。
    “我才不喜欢他啦。”
    怎么可能会喜欢啊,也不能喜欢。
    “你老是这么多说,我是你姐,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要是这么说有用的话,沈筱就不会想出那种办法了,长久下去,妹妹会有心结,这辈子都得不到真正的幸福。
    对姐妹关系也不利,虽然她们看起来是亲密无间,但内心深处还有芥蒂未消。
    沈溪完全没把姐姐说的话听进去,但满脑子都在想着程明,好不容易等到姐姐睡着了,能脱身去质问程明的时候,房门被推开,走廊的光透了进来。
    除了程明,不可能是别人。
    就让我看看你说的是真是假,不需要我帮忙也可以,要是骗我的话,沈溪也不能拿程明怎么样,只能继续给他帮忙,毕竟得让姐姐怀孕才行。
    程明先摸到了床上,抱住了右边的佳人,结果发现胸部大小不对,这是沈筱姐,换一边再来,嘴里喊着“沈筱姐。”抱了上去,还打了酒嗝,把酒气呼在沈溪的脸上。
    臭死了啊,这家伙一人的时候还在喝酒吗?不是说好了有正事要忙吗?果然是在等她过去吧,怎么办。
    等等,是我啊,不是我姐,你认错人了。
    诶,她怎么没发出声音,沈溪摸着自己的脖子,身子发软发热使不上劲,连推开程明都做不到。
    沈溪的内心苦苦挣扎着,身体的反应又是那般诚实,里里外外都是矛盾。
    好讨厌,好讨厌这样的自己,但是又好喜欢。
    程明是个坏小孩,涩小鬼,是个拯救了她们家的大恩人,把她们从泥潭里拖了出来,花钱给她治了病,给姐姐安排了工作,姐姐也是真的喜欢他。
    就是因为这样才不行,不能再抢走姐姐的东西了。
    从小到大,沈溪总是活在沈筱的光环下,父母亲戚也好,学校老师也罢,总是拿她和姐姐做对比,要说一点嫉妒都没有是不可能,但她会拿自己的身体当借口安慰自己,都是因为这个病才没办法变成姐姐一样优秀。
    为什么得病的人不是姐姐的想法也曾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人嘛,没有恶意就不叫人了。
    但沈溪对姐姐的嫉妒并没有变成实质的恶意,去报复啥的,根本对温柔的姐姐恨不起来,只能强迫自己变得和姐姐一样优秀,同时更讨厌内心阴暗、患有疾病的自己。
    姐姐为了这个家牺牲了太多,为了奖学金和顾家,选择了本地的大学,因为她的病,毕业后直接去工作,因为她的病,不得不去四处借钱,家里的窟窿越来越大,最后差的那几万块,好像怎么找都找不到。
    不是没有产生过轻生的念头,但是好怕痛,好怕死,家里为了她这条命花了这么多钱,一死了之太便宜她这个吸血鬼了,怎么才能死得有价值一点,但她这种确诊有病的,买了保险也不会赔付,甚至没有买保险的闲钱。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医院绿化带的长凳上,一对没见过的兄妹,沈溪那时还在为怎么死得
    在医院里住了这么久,又没事情干,长期住院的基本打过照面,不认识的也会记住脸。
    他虽然在说的是朋友的故事,但字里行间全是真情实感,多半是说自己的事情,再加上兄妹的身份也对得上。
    悲情的遭遇总是容易让人产生共鸣,就多聊了几句,结果年长的她却被安慰鼓励了,让她相信姐姐。
    她相信了,最后得救了,姐姐和这个家也得救了。
    救她们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很惨”的兄妹里的哥哥。
    沈溪现在也不明白程明说的那个朋友到底是谁,他的朋友里还有一对兄妹的就是小怜和她哥哥了吧,虽然小怜的家庭情况也很复杂,但是对不上啊。
    恋爱的顺序颠倒了,没有按部就班,那吻或许就是变成最重要和最珍贵的,最像情侣的事情,那就要留到最后,不能在这种阴差阳错的地方失去。
    姐姐,对不起,我果然是个坏妹妹,沈溪流下两行清泪。
    “沈溪姐,你以后也是我的女人了。”程明在沈溪姐耳边轻语道。
    “诶……”
    啪啪啪——
    一直在装睡的沈筱姐打开灯,鼓着掌说道:“小溪,恭喜你。”
    她也快装不下去了,手都酸了,原来在一旁干看着是这么难受。
    “你们是故意的。”
    沈溪来回看着程明和姐姐,顿时就明白了,开始反抗挣扎起来,抓起一旁的枕头丢向两人。
    “好啦,难得宝贵的第一次就好好享受吧。”
    沈筱姐拿过枕头垫在沈溪姐的背后,从背后搂着她的脖子说道:“现在能和姐姐说实话了吗?”
    “姐,对不起,一直以来都非常对不起,呜呜呜……”
    情绪失控的沈溪姐开始放声大哭,沈溪姐一直在逞强,装作坚强的模样,很少看到她流泪。
    “乖乖,我们可是亲姐妹啊,没什么的。”
    沈筱姐把沈溪姐抱在怀中,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
    沈溪姐的情绪渐渐恢复稳定,脸上还挂着泪痕,,娇嗔地瞪着程明说道:“你玩够了没有啊。”
    “呃,我像是在玩吗?我很认真的好不好。”
    “反正你待会要把那个……重要的种子给我姐。”
    “给沈溪姐不行吗?”
    “绝对不行,要怀孕的是我姐,我不能怀孕,要是我以后的孩子遗传了我的病怎么办?我们家族的这个病断在我们这里就行了。”
    “就算真得了那个病也没什么吧,又不是什么治不好的疑难杂症和绝症,花钱就能治好了,甚至以现在的技术和研究成果,一出生的时候就能治好了,还简单安全。”
    “但是……”
    “就算是我来生也不能确保百分之百不遗传那个病啊,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可是亲姐妹啊,都是一样的血。”沈筱姐磨蹭着沈溪姐的脸颊说道。
    “所以你们的男朋友都是同一个人也很合理。”程明点头说道。
    “哼!”沈溪姐不屑地冷哼一声。
    “坏孩子需要惩罚一下才行。”
    程明拍打着沈溪姐的臀部,用高超的技巧和丰富的经验让沈溪姐的嘴巴情不自禁地漏出了舒服的声音。
    和徐娟一开始那完全的面瘫和无表情不一样,沈溪是那种努力咬紧牙关努力憋住的时候,如果让她露出那种我坏掉了和忘我的表情,造成的反差就非常有成就感。
    “姐,程明欺负我。”
    沈溪姐像是小学生一样打小报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