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猛鬼收容系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四八零章,神罚天城,冥王要塞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一个生死台,一方小世界。
  
  多少术法在此交织,两方的能量波动达到空前强大的时候,再也没有谁的蜃界包裹谁的情况出现,大家独立而平衡,几乎各成一界。
  
  “大人,救救我……”
  
  秦昆走在焦土上,听到了求救声,身旁,鬼差们挨个被放出,嫁衣鬼瞟向那个求救声开口道:“主子,是个蜃灵。”
  
  水和尚眼底金光闪现,佛眼讶异:“这里并没有蜃界,这蜃灵怎么跑出来的?”
  
  秦昆道:“这里有,只是蜃界似有似无,交织而又分离。”
  
  秦昆能感觉到蜃界的存在,身上的因果线仿佛能捕捉灵力的触手一样,但也感觉到这里的蜃界不止一处,所以奇怪的融合之下,蜃界里的蜃灵可以互相走动。
  
  剥皮叼着草枝上前探路,发现那蜃灵惨兮兮地倒在地上:“有什么事吗?”
  
  “这里多了一座城!里面好多怪人,我的家被挤碎了,他们还要杀我……”
  
  水和尚上前安抚一番,蜃灵惨兮兮的离开。
  
  “茫茫鬼蜮,无人管我死活啊……天道何在……”
  
  他们走过这片荒野废土,发现真有一座城矗立。
  
  城外鬼差们见到有鬼在跟鬼打斗,一阵雾飘过,两只鬼也不知去了哪。
  
  又有几波欧洲模样的蜃灵惊慌逃窜,身后追着不似人形的鬼物,牛猛、马烈上前锁住那鬼物,想审出点消息时,那鬼物自爆在当场。
  
  “不用抓活的了,见了就杀。这城里是那些宿主。”
  
  秦昆天眼凌空,空中雾气弥漫,遮掩处依稀可以看见一个大城轮廓,显然十死城的宿主们开始抱团防守,筑城为界。
  
  里面必然是他们蜃界的密集区。
  
  “主子,被城墙包围的上师会不会有危险?”
  
  剥皮开口问道。
  
  既然这城是对方蜃界交织而成,那岂不是相当一个巨大的阵法?
  
  包裹之下,身处其中的上师定然面临着支援不利的结果。
  
  “当然有危险!我们必须要进去探路!”吊死鬼开口道,“剥皮,咱们俩去!”
  
  剥皮看向吊死鬼的兴奋劲,心都凉了。
  
  你是死不了,我最多死一次,咱俩鬼将之躯跑到城里探路?嫌我命长吗?
  
  斥候也不是这么当的啊——
  
  “不要这么莽撞。”龙槐鬼王恢复树身,身上槐叶随风飘零。
  
  鬼术清风瞳。
  
  槐叶飘入城内,除了雾气阻碍视线以及天旋地转的弊端外,其他也没什么缺点。
  
  槐叶借着风力穿过三条街道,一片战场,甚至发现城内还有峡谷!
  
  槐叶跌入峡谷深沟再也飞不动了,刚刚通过槐叶看见城内景象的鬼差意外的不行。
  
  城里的模样果然不是普通的城内,一片又一片的蜃界独立而融合,刚经过一条被打的稀烂的街道,转眼一阵雾出现,再有视野时面前就是悬崖峭壁了!
  
  这分明是两个地方被拼接到了一起!
  
  “不行,还得探路,要不然别人在里面埋伏我们。起码得保证把里面的上师带出来。”
  
  浑水能摸鱼,但也得看谁是鱼。
  
  鬼差们讨论的七嘴八舌,忽然不远处看见一队人,在一个羊头怪的带领下破掉并不坚固的城墙,冲了进去。
  
  “我等魔仆,为大人探路义不容辞!愿撒旦祝福常伴我身!”
  
  那边喊的惊天动地,周围又有蜃灵向这边逃来,哭天喊地。
  
  “救命啊——”
  
  低阶灵体只能感受到善意恶意,然后本能的逃跑或者留下,强大一点的会反抗。
  
  比如一只扈从模样的蜃灵,骑着小黄马跟那群人斗了几阵,马被抢走后人也被毒打一顿,这才擦着鼻血往这边逃来。
  
  “你们也是那群魔鬼的朋友吗?”
  
  这位骑士扈从发现牛猛、马烈的长相还不如那羊头怪好看时,警惕问道。
  
  鬼差里外在印象最优质的水和尚双手合十走出:“阿弥陀佛,我们不是魔鬼的朋友,这位先生,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水和尚发现来到这里后沟通都无碍了,本着慈悲为怀,他贴心地与对方保持了安全感的距离。
  
  “那边出现一个要塞!好多的魔鬼从要塞涌出,去了这个城里。我起初以为那些魔鬼要杀我,没想到只是抢走了我的马。你们有兴趣就去看看,我得走了……”
  
  那扈从说了两句,发现秦昆这边更阴森,连忙跑路。
  
  “要塞?”
  
  水和尚不明所以。
  
  “不过既然是一群魔仆和羊头怪的蜃灵,应该是黑魂教那位教宗的蜃界吧……”
  
  没有鬼差注意到秦昆的错愕,他们发现秦昆动了,没有进城,而是走向另一个方向。
  
  “主子,我们要不要去城里探路?”吊死鬼还是热心问道。
  
  “去个头,这地方到底是怎么个样子你都搞不清楚,还去探路?他们用的是蜃灵,咱们有蜃灵吗?!”
  
  剥皮身为斥候,最不喜欢大摇大摆去探查敌情,谁知道里面哪里是陷阱,哪里是埋伏,一探究竟的想法是没错,但把消息带回来才叫探路好吗?别人杀不死你,但把你绑在那你探路又有何用?
  
  最起码要用蜃灵趟趟浑水啊。
  
  只可惜主子的蜃术一般般,养不出蜃灵,我们又没有蜃灵驱使。
  
  惆怅间吊死鬼忽然道:“我们有蜃灵啊!”
  
  剥皮诧异:“在哪?”
  
  鬼差中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如果我猜得不错,吊哥说的蜃灵应该在我这……”
  
  剥皮一看,徐桃!
  
  徐桃眨巴着眼睛:“这里的蜃界既然能融合相通,那我的蜃灵应该也能走出‘鸳鸯楼’……”
  
  鸳鸯楼正是徐桃给自己勾栏鬼术起的名字。
  
  一众鬼差望了过来。
  
  没曾想自家还真有个出其不意的人才!
  
  徐桃望着大家注视的目光,搔着头道:“不过‘鸳鸯楼’得立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们知道的,我鬼术不稳,万一被其他蜃界影响,也会波及到蜃灵的记忆,他们现在的智商也就招呼一下客人。去打前哨还是为难了点,帮你们当炮灰还行,你们必须跟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