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这个三国不太对劲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1章 那猪笼,我去打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11章那猪笼,我去打破!
  
  王锲的手段十分简单粗暴。
  
  “货品”不够?那就给我生!
  
  有人不满?那就全杀了!分羹的人本就越少越好。
  
  小城人头滚滚,跳出来的人统统被他连根拔起。
  
  他将收缴的利益分出一小部分给了听话的人用以安抚,而大部分的权利都收到了自己的手中,他在小城的统御力到达了顶峰。
  
  颁布政令,强制适龄男女婚配。除却他挑选的有潜力培养的“货品”外,所有拥有生育能力的百姓全部成为了为他生产“货品”的工具。
  
  甚至为了惩戒那些表面服从的家伙,他甚至做出了“三年不添丁者,屠一户”的事情来杀鸡儆猴。
  
  小城彻底沦为了他的饲养场,底层的人民们全都是他的财产,他的货品。
  
  从出生,到死亡,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为他创造价值。
  
  而他,就是这里唯一的神!
  
  动乱还未掀起涟漪便被狂暴地止住,可供货不足的问题,却不是短时间便可以得到改善的。
  
  于是,他果断抛下了低级的勾栏生意。
  
  在与权贵的交易中,他第一次见识到了他原本阶层永远不会知晓的东西。
  
  原来还可以这么玩?原来我那点手段,和他们一比,真的什么都不是。
  
  他开始懊恼之前的暴殄天物,开始针对那批挑剩的“货品”二次选拔。
  
  容貌绝对不是最重要的指标,眼光开始脱离了暴发户的王锲,选出了一批批值得培养的“精品”,在他的悉心调教下成为权贵手中最顶级的玩物。
  
  他的生意越做越大。
  
  小城在别人眼中是一座与世隔绝的穷乡僻壤,可那深厚的城门之后,确是权贵圈子中出了名的迷魂乡。
  
  而随着大汉的局势开始越来越糜烂,黄巾席卷,天灾频出,一场覆盖整个北方的干旱来了。
  
  已经被他打造成专属享乐之地的小城,早就没了农民这种职业,坐拥巨大财富的王锲,所需的一切物品都从外采买。
  
  而突遇灾年,最开始他还能高价买到一些粮食,可很快周边的城市也都纷纷陷入粮食短缺的局面,他再难买到一粒米。
  
  为了保护他珍贵的“货品”,他开始收缴全城的粮食,优先供给那些有潜力的“货品”,以及生产过优质“货品”的家庭。
  
  饥民大批大批的饿死,没有食物分配的百姓却连逃出这座城的权力都没有,为了防止秘密走漏,凡是意图逃跑者全部就地斩杀。
  
  “岁大饥,人相食”的情况很快在这里出现,王锲却从此突然想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破局之法。
  
  一夜之后,饿死街头的饥民尸体被县令府的官兵以预防瘟疫为借口全部收走。
  
  从第二天起,城中一部分人开始喝上了肉汤。
  
  不知道灾情何时结束的他,又命人在一月之内修建起一座城中城,高墙垒筑,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可在小城周边的难民间,一个传说开始不知不觉地流传起来:
  
  据说在那个位于两州交界的小城,受到了神灵的庇护,在天灾连连的当下,不仅粮食充足,甚至顿顿都能吃得上肉。
  
  满怀期待的难民纷纷向小城涌去,笑眯眯的县令大人也一脸和蔼地肯定了他们听到的传言,将一批批地欣喜若狂的难民迎进了那座城中城里……
  
  说道这里,张角停了下来,想是在回忆着什么。
  
  林君书问道:“那座城中城里,到底有什么?”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林君书已经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表情,他从未小觑过人性之恶,但也从来没有想到,人真的可以如此的禽兽不如!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