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超维术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2764节 附身之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这些疑惑,大概只有黑伯爵能给出答案了。不过这肯定涉及到了诺亚一族的隐秘,安格尔也不好询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自己快死了吗?怎么现在和黑伯爵大人结合在一起了?”
  
  在安格尔思索着此刻应该守礼时,一旁的多克斯却直接开口,也不管场合不顾气氛,一股脑的将心中疑惑全部问了出来。
  
  “还有,你现在到底是谁?是……你自己,还是黑伯爵大人?”
  
  多克斯凝视着瓦伊的双眸。
  
  瓦伊本来是想要继续讥讽几句,或者如以往那般口嗨一下,但看着多克斯那眼神中压抑的复杂情绪,他还是将涌到喉咙的话重新噎了回去。
  
  “我自然还是我。我刚才以为我要死了,但你不是看到了么,大人把我救回来了。”瓦伊耸耸肩,一副‘谁能料到事情发展会是这样’的表情。
  
  多克斯:“你刚才说,你会变成傀儡?变得和艾拉一样?这又是怎么回事?”
  
  瓦伊眼神乱飘:“你说那啊……只是一场误会。”
  
  多克斯之前连续发问,是因为情绪正上头,如今稍微平复了些,也看出来了瓦伊回答的很敷衍,他并不想提及之前发生的事。
  
  多克斯沉默了片刻:“这世上没有凭空得来的好处,任何事情都有代价。那你,付出了什么代价?”
  
  多克斯没有继续纠结之前的话题,而是直接问出了最核心的疑问。
  
  瓦伊之前“濒死”时的话,恳切而真挚,绝不是演出来的。从那些话语中可以知道,瓦伊肯定要付出代价,而且,在此之前瓦伊认为这份代价,足以让他彻底的消亡。
  
  虽然现在看上去瓦伊没有什么变化,但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他还会变为他口中的“傀儡”吗?他还有……未来吗?
  
  这是多克斯最关心的问题。
  
  如果瓦伊得到的只是一时的完好,等到他们分开后,或者说,一年、两年后,他就变成了傀儡,那又该怎么办?
  
  瓦伊看着多克斯那郑重的表情,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很想像以往那般,张口就忽悠,但瓦伊知道,多克斯听得出他说的话是否为谎言,过去不拆穿只是一种默契与包容。
  
  多克斯郑重以待,他却说谎的话,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但要他说真话,瓦伊其实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虽然此前自家大人和他交流过一些情况,但他还是迷迷糊糊,只知道他过去的想法,可能有点太幼稚。黑伯爵用分身跟着自己后裔,的确是有所求,但也绝不是让他们去死。
  
  而且,没有自家大人的授意,他也不敢说。
  
  瓦伊既不好胡说,也说不出真相,只能沉默以对。
  
  多克斯太了解瓦伊了,看着瓦伊那别扭的表情,就知道他心中的挣扎。多克斯轻叹一声:“我在南域的朋友很多,但其中愿意追求真理的却很少。我仍记得,当我还是流浪学徒,第一次听到真理的意涵时,那种从心底涌起的向往与热血,而那时给我讲述的,就是你。”
  
  “巫师之路,追寻真理,漫漫无止尽。纵然你蹉跎了多年,但我仍旧认为,只有你会和我的选择一样。”
  
  “你有自己的顾虑,我能理解,我不会再问。”
  
  “可在追求真理这条路上,我不会停下,也愿你能一直在。”
  
  多克斯的这番话,是剖析内心后的自白,也是他的真情流露。他为何在意瓦伊的未来,因为追求真理这条路,注定是孤独的,若是能有一位挚友陪伴,哪怕只是一小段路,那也是一种幸运。
  
  而他们现在甚至连踏上真理之路的资格都没有,在这个时候,他们之中若是有人就掉了队,那会是莫大的遗憾。
  
  瓦伊大概也没想到,多克斯会在这个时候,用如此郑重的语气说出这番话。
  
  瓦伊一直觉得,自己的要求其实很低,属于巫师界罕有的低欲人群。
  
  他也认为,没有人会对自己有什么期望,更不会有什么高标准的要求。
  
  带着这样心安理得的想法,瓦伊每天都在百无聊赖的混日子。但他自己觉得,就真的是真相吗?他内心真正的想法又是什么?
  
  在那段混日子的时光里,瓦伊偶尔会去到美索米亚的最高点,在那座被称为“永恒之山”的顶端,眺望着远方。
  
  他为何会去那里,心里又在想什么,瓦伊已经不记得了,或者说,他自己刻意忘记了。
  
  但此时此刻,听到多克斯的话,他好像隐约看到了那些被遗忘的记忆。
  
  他在永恒之山顶端,不会去思考占卜店的事,也不会去想着八卦杂志,他想的是自己。
  
  想的是真我,是本我,以及那只存在遥想中的超我。
  
  他也是有想过未来的,只是……
  
  在瓦伊沉浸于自我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冷哼。
  
  “你这番话迟了几十年。”这声音是从瓦伊身上发出来的,但并不是瓦伊说的。
  
  如此语气,只有一个人……黑伯爵!
  
  黑伯爵在说出这番话后,便从瓦伊的脸上飞了出来,重新粘在之前的石板上。
  
  而瓦伊的鼻子位置,则多了一个黑幽幽的窟漏。
  
  黑伯爵缓缓浮在半空中,鼻孔的位置对准的是多克斯:“你如果早几十年说这番话,他或许已经成为正式巫师了。不过,还好现在也不算晚。”
  
  黑伯爵怼了多克斯几句,转头望向瓦伊。
  
  “虽然我不认为,多克斯这小子有能力踏上真理之路,但他有句话倒是说的很对,你是有机会走上追寻真理的道路的。”
  
  “你还打算如此蹉跎下去吗?”
  
  瓦伊没有回答,但他的眼神却比之前多了一抹亮光。
  
  他以前的自以为,其实都错了。多克斯还对他有期待,只是一直缄口不言,默默等待;黑伯爵对他也有期待,要不然黑伯爵早就离开了,不至于陪着他蹉跎多年。
  
  被期待的感觉,其实也是一种责任与负担。虽然有点麻烦,但瓦伊现在,已经有勇气,愿意背负这样的麻烦。
  
  虽然瓦伊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黑伯爵轻嗤一声,算是认可了瓦伊。
  
  确定瓦伊的意愿后,黑伯爵才继续道:“告诉他吧,虽然这是诺亚一族的秘密,但知道的终归会知道。”
  
  “……就像是某人,如果我不说,他回去问导师,或者问我那老朋友,还是会知道。”
  
  不用黑伯爵点名,众人都知道,这个“某人”指的肯定是安格尔。
  
  安格尔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毕竟还没有施行,提前对他苛责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喂!!
  
  安格尔心中在吐槽,但脸上却是镇定自若,一副完全没听懂黑伯爵话的样子,仿佛置身事外与此无关。
  
  黑伯爵同意了瓦伊的讲述,瓦伊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也不想隐瞒自己的挚友。
  
  然而,隔了很久,瓦伊也没有开口。
  
  在众人疑惑的看着瓦伊时,瓦伊才有些不知所措的对黑伯爵道:“大人,我,我其实,我刚才也没怎么听懂。”
  
  众人:“……”
  
  黑伯爵本来已经做好了瓦伊讲述完毕,然后自己再开一波嘲讽的打算,可现在已经没什么心情了。
  
  冷哼一声,黑伯爵还是接过了瓦伊的话,亲自做出了解释。
  
  ……
  
  随着黑伯爵的讲述,众人也算是明白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瓦伊能抵挡住古奥之眸的死亡,其实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便是“献祭”了自己的天赋,死亡嗅觉。
  
  说是“献祭”,只是为了好理解。实际上,是瓦伊将诺亚血脉里遗传的死亡嗅觉,作为代价交换,抵挡了古奥之眸那一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