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幸运花神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百零三章:虚与委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王蛟一边吃,见儿子津津有味的啃鸭脖子,弄得满脸酱汁,他摇头笑了。
  这儿子虽然弄得有些狼狈,跟着白初玥这样的娘亲,却接地气了。
  忽然,他看着对面的傅银雷,蹙眉对白初玥低声道:
  “我瞧那傅亭长没糊涂,说话也利索,没毛病啊?”
  “那个……傅亭长是想孩子得的心病,心病得心药医,这不,我一带不离出现,他的病立刻药到病除。”
  白初玥的解释,天衣无缝。
  她都暗暗夸自己有急才了。
  王蛟幸福的看着她:“娘子还真是神医。”
  “当然,你以为我这神医是浪得虚名的吗?”白初玥也不看他,给儿子擦嘴巴上的酱汁。
  王蛟看着打扮成女儿的儿子,带着邪魅的笑,低声对白初玥道:
  “不悔打扮成女孩子,还挺漂亮,咱们何时给他生个妹妹呢?”
  “说什么呀。”白初玥面红耳赤,低声道,“大家伙正在吃饭呢。”
  不悔抿嘴看着他父君,在心里道:“父君,娘亲已生了两个妹妹呀。”
  墨子虚知道姐姐要离开王蛟,定是王蛟做了什么令她伤心难过之事,否则她不会不原谅他,要带着不悔悄悄离开。
  自王蛟进来,就没对他有好脸色。
  如今听他说要玥姐姐再给他生女儿,他看王蛟的脸色更冷了,也不怕冒犯太子:
  “身为太子,也不知道检点!”
  墨子虚对王蛟的敌意就像冷箭射向王蛟,王蛟能感觉到墨子虚对他的态度,与平日里截然不同。
  这小白脸和他老婆孩子过灯节,他还没怪他呢,他倒敢给自己甩脸。
  “墨子虚,你今日能和你太子妃姐姐逛花灯,是否开心过头了?”王蛟冷着脸对墨子虚道。
  墨子虚想到他方才抱着不悔吻他的额头,正好玥姐姐也吻不悔,两人的脸几乎贴在一处。
  墨子虚脸色顿时就漾着幸福:“确实是毕生难忘。”
  王蛟斜睨着墨子虚,见那他竟然一脸幸福,难不成他们观灯,还发生什么事了?
  王蛟眉宇轻蹙,看看白初玥,见她没什么异样,开心和不悔吃无忧糕。
  王蛟对墨子虚冷冷道:
  “墨子虚,眼看本宫要和你姐大婚了,我们会搬回太子府,小太孙也要让太傅来教导,你呢,也该回翰林院做你本职事务了。”
  “殿下放心,离你们大婚还有半月,这些时日,微臣还是会好好教导小太孙的。”墨子虚不卑不亢道。
  王蛟大为不满:“你的意思,是要一直待在凤凰台,陪你姐待嫁吗?”
  “有何不妥吗?”
  这句话,竟然是白初玥和墨子虚异口同声问的。
  这一问,直把王蛟问得醋海翻波:“你俩倒是心有灵犀啊!”
  “我与姐姐,两小无猜,自然是心有灵犀。”墨子虚也不退让。
  “姐姐姐姐!”王蛟怒拍桌子,看看斜睨自己的白初玥,又收敛住怒火,却依然拉着脸对墨子虚道:“你俩是亲姐弟吗?”
  若梨见势不妙,赶紧站起来拉着墨子虚的手道:“殿下可不要误会,这书呆子是我的,可不会抢我的老大。”
  若梨拉着墨子虚避开锋芒回红尘客栈了。
  白初玥低低嘟囔:“大庭广众,也不怕丢人!”
  “我维护自己的主权,有何丢人的。”王蛟依然拉着白初玥的手,嬉皮笑脸。
  白初玥也不敢给跟他闹,免得到时候跑不成了。
  王蛟与白初玥和不悔吃过饭,也去赏花灯。
  不悔有些提不起劲:“父君,我方才已赏过灯了,这白日里赏灯没什么劲,也只有猜灯谜好玩。”
  “那父君就与你们猜灯谜。”
  王蛟与白初玥母子猜灯谜,本该是高高兴兴的一家三口,可是白初玥却似乎没有那种幸福感了。
  “儿子,你们方才猜灯谜,是你和娘亲两个人猜吗?”王蛟问不悔。
  除了墨子虚和若梨,白初玥的一众弟子也都尾随身后。
  “那自然不是,还有舅舅,舅舅一直抱着我猜灯谜呢。”不悔想到他猜出来的灯谜,终于又有些兴奋。
  王蛟便想象着墨子虚那小白脸抱着他的儿子不悔,他的娘子紧随那小白脸身畔,怪不得那小白脸一脸的幸福。
  王蛟带着不容置喙的语气对白初玥道:“以后不需要墨子虚来教不悔了,让他明日就回翰林院!”
  白初玥想着自己是不会带墨子虚一起走的,终究要与他一别,何必让他对自己太多眷恋。
  还是让他远离她们母子,别让他也牵涉太多,让他安心与杜若成亲便是。
  “好。”白初玥漫声道。
  王蛟对白初玥这个逆来顺受的反应,却忽然有些意外了。
  “娘子,你就一点都不反对?”王蛟瞪着白初玥。
  白初玥平静道:“儿子是你的,他的学业由谁来教导,由你这个父君定夺。”
  王蛟瞧不出她到底是真正同意还是违心话,于是问不悔: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