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塑千禧年代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202 引火烧身 二合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顾邹军在酒会上自信满满,扬言让郎咸平付出代价。
  
  随后便从法律和舆论两个层面发力,既把起诉状递交给香江高等法院,也请来有偌大名头经济研究所的专家。
  
  方卓其实能理解这位的想法,无非就是要以专家来治专家。
  
  你郎咸坪是什么香江中文大学的教授,那我就请来有国*务y下属机构的专家。
  
  你郎咸坪在媒体上批评我,可媒体上还有支持我的学者可以拉拢。
  
  凭什么就你郎咸坪说话有用?
  
  我请来的专家比你名头更响亮,说的话岂不是更有效?
  
  如果是一般的事件这样来处理,可能真会产生一些效果,但顾邹军和格林柯尔遭遇的是涉及到经济改革的话题,双方的论战又日益升级……
  
  郎咸坪在这种情况能怂吗?会怂吗?
  
  甚至他巴不得被自己点名批评的四家企业站出来回应。
  
  如长虹、海尔、TCL都低调处理,海尔简短声明“海尔不是国有企业,而是集体企业,没有任何违规行为”,TCL一句“不予回应”,长虹则静悄悄的连一句话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敢站出来的格林柯尔……
  
  就是勇士啊!
  
  就必然是被集火的对象啊!
  
  国*务y听起来吓人,可它的全称还有后面长长的一截,是所谓的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经济研究所。
  
  就冲着这样的名号,方卓都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擦边唬人的机构。
  
  反正,即便是真的,这个机构也镇不住郎咸坪,镇不住北大的张维迎、周其仁,只会更激发大家辩驳的热情。
  
  张维迎、周其仁是反对郎咸坪的言论,变相的算是站在格林柯尔这边,但格林柯尔现在需要的不是支持,而是降温。
  
  10月10号,就在顾邹军得意洋洋又一次面对媒体表示“外面很多评论让我恍若隔世,仿佛回到了六十年代……现在又是一夜之间,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我没有问题”时,郎咸坪在京城的长江商学院办公室召开媒体见面会,公开对格林柯尔的诉讼进行了回应。
  
  “我绝不会更改我对格林柯尔的意见,也绝不会道歉。”
  
  “强权不能践踏学术。”
  
  这句话一出,立马就成为各大门户网站的新闻标题。
  
  饶是方卓,他看到新浪网上的标题也在心里赞叹,不管其他方面怎么样,这种节点上掷地有声真是最有力最能引起反响的回应了。
  
  这天晚上,新浪网整了个活,邀请网民就这一个多星期发生的舆论战对格林柯尔的顾邹军投票。
  
  结果,90%的网民认为顾邹军肯定存在问题,10%的网民认为顾邹军没有问题。
  
  方卓接近凌晨的时候瞧见新浪网上的这个调查,不由得哑然失笑,是不是应该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不过,照这个情况走势来看,川高官虹的倪润峰恐怕要松一口气了。
  
  次日上午,当方卓在冰芯的办公室第一次召开会议时,他意外接到顾邹军的电话,对方乐呵呵的表示皖省企业家联合会想下午的时候来冰芯参观一番。
  
  顾邹军是这个联合会的荣誉会长,联络这样的企业参观活动没什么问题。
  
  但这种时候他还这么有闲心?真就自信到这种份上了?
  
  方卓纳闷的答应下来。
  
  他稍微调整了下工作安排,考虑了一下决定带这群人看看工地。
  
  下午两点钟,方卓迎来皖省企业家联合会的参观团队,寒暄客套交换名片之后直奔郊区的冰芯厂址。
  
  永科地产虽然初来乍道,但已经开始堆放建材。
  
  冰芯的工厂有技术要求,需要仔细施工,可是周围的员工宿舍就是寻常建筑,永科地产是先干活,后补证,反正一片郊区的也没什么阻碍。
  
  方卓就站在略显凌乱的建材旁边为一群省内企业家描绘了一下晶圆代工厂的规划,顺便聊了聊它面向海外销售的市场情况。
  
  脚下是一片荒地,投资却是百亿计。
  
  省里领导亲自邀请,海外市场严阵以待。
  
  方卓枯燥的介绍让一群人听得心荡神摇。
  
  “方总有气魄,有毅力,换了我,那是万万不敢搞半导体啊。”顾邹军趁着大家绕着平平无奇的工地看,笑着和方卓聊了起来。
  
  你连死都敢作,还能有什么不敢的?
  
  方卓腹诽,嘴上说道:“就是做企业而已,不同领域都是搞经济建设。”
  
  “是啊,方总这一次回皖省就是给家乡的经济做建设。”顾邹军连连夸奖,然后说道,“皖省有方总这样的企业家是件幸事,昨天我在联合会的会议上说,就得方总这样的来会里才能不辜负这个名字。”
  
  “方总,今年你先进会里当个副会长,明年得加个荣誉会长的衔。”
  
  方卓哪里会在意什么联合会,笑着谦虚了两句,然后定下这个事。
  
  顾邹军说完这些,话锋一转,抱怨道:“方总,你知道我们格林柯尔最近碰见一些莫名其妙的针对,这让我很烦恼。”
  
  方卓点点头,不太明白顾邹军提到这个干什么。
  
  “昨天,你们新浪还做了个针对我的投票,方总,你知道这个事吗?”顾邹军点到了正题。
  
  方卓一愣,原来这一趟是来兴师问罪的?
  
  网站整活,老板背锅!
  
  他皱了皱眉,诧异道:“有这事?顾总,我不清楚啊。”
  
  顾邹军观察了一下年轻总裁的表情,确认他真的不清楚,诉苦道:“方总,大家都知道新浪是你的,这一波一下子就让很多人觉得是方总你要针对我。”
  
  “咱们都是皖省企业会的,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啊。”
  
  方卓刚刚被口头授予一个成员身份,转眼就成亲者了。
  
  他一方面觉得哭笑不得,另一方面也觉得这顾邹军要是真出了事也不冤。
  
  现在最主要的是什么?
  
  难道是找一家门户网站的老板来公关掉一个网民投票?
  
  郎咸坪搞定了吗?行政层面打好招呼了吗?公司账目全都整理清楚了吗?
  
  这都不知道抓主要矛盾,弄这么一出参观拜访简直不知所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