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塑千禧年代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203 令人不悦 二合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我了解过方卓,知道他成功的运用资本手段控制住了新浪。”
  
  “这是一起经典的商业案例,可对国企而言就必须牢牢掌握控制权,不能像新浪那样沦落到门口的野蛮人的手中。”
  
  “不要误会,这个野蛮人不是形容个人,是形容恶意收购者。”
  
  “当国企不想出让控制权,管理层又以种种方式来完成这一目标时,这样的管理层已经化身门里的野蛮人,这是必须要防范的。”
  
  又过两天,郎咸坪在接受搜狐专访的时候第三次谈到方卓。
  
  “新浪的方总说实践才是第一位的,可实践也得有理论指导。”
  
  “尤其,像新浪这样可以刊载新闻的门户网站,如果没有正确的理论指导,那毫无疑问是容易犯错的。”
  
  不到一周的时间,炙手可热的经济学家新星频频cue到了互联网行业的代表人物,终于把装睡的年轻总裁给cue醒了。
  
  但方卓没有直接回应,他谢绝了忽然增多的媒体采访要求,只间接的通过新浪发表了看法。
  
  这是一篇由主笔徐长伦给出的内容,略微讨论了一下郎咸坪响彻媒体的比喻。
  
  ——有的国企已经不是家里干不干净的局面,是家里房子已经塌了一大半,这时的优秀管理层不仅把房子修好还另外扩增,如此斥之为保姆未免有些不讲道理。
  
  ——可以不搞MBO式的产权收购,但是不是应该提高待遇,引入现代化的企业管理方式,增加期权等奖励措施,以此来发挥主观能动性。
  
  徐长伦谨慎的圈定着讨论范围,还拿新浪的发展来举例,试图证明优秀的管理层可以发挥出什么样的作用,自家公司的市值已然是前两年的几十倍。
  
  这种增幅难道完全归功于互联网行业的复苏么?
  
  如果只是这样,为什么搜狐的市值落在最后?
  
  这篇文章发布,新浪紧接着又复刻了一次网民投票,上次是90%投票的认为顾邹军存在问题,这次的结果是90%的投票网民认为方卓没有问题。
  
  很快,时刻追逐着最新战况的记者就把话筒递到了郎咸坪的面前。
  
  郎咸坪不仅是香江中文大学的教授,也是去年刚成立的长江商学院的教授。
  
  他就在那间公开回应顾邹军的办公室里再次接受记者采访,聊到了新浪所搞的网民投票活动。
  
  在郎咸坪看来,这样的投票活动反而是个错招,是在帮助自己,因为它主动把对方卓的质疑给扩大化了。
  
  方卓在经营过程中有没有问题?
  
  他一个凭借民营企业起家又不参与国企产权的人肯定不会有什么改制方面的问题。
  
  但,他这一路走来就没有别的问题吗?
  
  郎咸坪觉得这个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新浪的投票很有意思。”
  
  “我也看到了这个数据,投票的人中有90%认为方卓很好,那我就有个程序上的小疑问,没投票的人是不是比这个90%还要多?”
  
  郎咸坪轻描淡写的说道:“这只是网站的娱乐活动,代表不了什么,顾邹军先生两周前当众表示他不怕查,不知道方卓先生愿不愿意有这样的表示?”
  
  “比如,据我所知,申城有个房地产开发,方卓先生第一回进入这个行业还是让我挺吃惊的。”
  
  “我不是反对民企,我是希望民企以一种健康的方式发展起来。”
  
  “只有这样,民企才能越来越快,越来越好。”
  
  郎咸坪在方卓的这个问题上只说了这么几句,他更主要的精力用在了回应北大张维迎等人提出的新问题。
  
  而这样一位当红炸子鸡的经济学家简单的指明方向,他的一些支持者自动的便对准了方向。
  
  东五块存不存在问题?
  
  新成立的永科地产有没有贷款问题?
  
  乃至,冰芯这样号称投资百亿的项目有没有问题?
  
  动辄这么大的投资,里面的钱都清楚么?
  
  随着郎咸坪及其拥趸找准第二个民企企业家,北大的周其仁也就势提出一个观点。
  
  “方卓毫无疑问是优秀企业家,我甚至觉得这样的问题压根不用把他这样的人牵扯进来,产权改革这种事,就算把所有主张改革的经济学家全部枪毙,只要走市场经济之路,公有制企业还是要搞产权改革。”
  
  “问题在于,公有制企业的改革前无古人,它的困难自成一家。”
  
  “当初没有清楚的约定,没有健全的规定,现在要倒回去厘清产权改革份额谈何容易?”
  
  “正是基于这一点,我和方卓的看法是一致的,实践才是这个过程中第一重要的品格。”
  
  当舆论开始争辩,当有人走向极端,一个单纯的问题就不太单纯,更何况,这本就不是单纯而是极其复杂的问题。
  
  十月底,邱慈云从纽约返回庐州,更多的工程师抵达庐州,更多的行政人员调到庐州,方卓和一众皖省、庐州领导一起见证了生产厂房桩基工程的开动。
  
  按照计划,5个月之后能完成华夫板浇筑,又3个月能进行生产线项目的主厂房封顶,再2个月则是洁净室正压送风。
  
  可以说,冰芯项目的厂房建设已经规划完毕,明年这个时候就能看到完整的厂房建设。
  
  方卓很开心,领导也很开心。
  
  这种情况下由邱慈云继续坐镇庐州,方卓则在领导们的热情中飞往申城,他要处理易科的美国上市,正好也顺便看看美国设备的采购情况。
  
  10月31号,方卓和两名秘书、助理抵达申城机场。
  
  当他乘车前往恒隆23的易科总部,楼下正有跃跃欲试的采访记者。
  
  方卓迎头撞上镜头,没有丝毫回应提问的意思。
  
  只是,当耳边传来“东五块”等字眼,当记者询问方总对郎咸坪频频提及他的看法,方卓还是给了一句淡淡的回应。
  
  “令人不悦。”
  
  年轻总裁携着故乡领导的热情,迎着裹挟扑面的舆论,回到了恒隆23。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